Actions

Work Header

【兔龙】夜的世界是彼此融合的时间(1-2)(完)

Chapter Text

*新世界同居的日子!
*大量剧透注意,请务必在看完本篇后阅读!

 

 

万丈龙我已经不记得这是来到新世界的第几天了。毕竟他和桐生战兔都没有掐着手指过日子的习惯。

对于万丈龙我来说,经历当下的生活比缅怀过去的事要更加重要。香澄也好,evolto也好,这些记忆都随着星球的融合,如同重新盖上盖子的潘多拉魔盒一样放在了记忆的底部,然后被封印起来。

这个世界有香澄,有另一个还是格斗家的他。

会羡慕吗?

多少还是有点的,毕竟这是自己本应拥有的正常人生。

但是。

他扭头看了一眼沉迷于实验,脑袋上正翘着一撮呆毛的桐生战兔。对方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仪器看,时不时发出一些万丈听不懂的碎碎念。

至少有这家伙在,所以无所谓了。

万丈龙我的同居人——桐生战兔。
虽然有着一张让人亲近的童颜,温柔的笑容,以及干干净净的黑发。但是本人却是极度自恋狂,自称天才物理学家,万丈对他这副模样每次都摆出嫌弃的脸。

实际上在新世界之前,万丈确实还是赞同的。自己比起文学是武斗派,战兔就像和他截然不同的枝干,衍生出不同的技能。还有能发明出那么多设备的,不管怎么样都不是普通人。但是在新世界万丈只觉得头大。

“混蛋!”
“好痛!突然干什么啊万丈?!”
“别给我装傻了,又拿我的打工费去买新零件了吧!!再这样下去我们下个月吃什么啊可恶!!!”
“………你怎么知道的?明明是笨蛋,完全不懂这方面?”
“第六感啊,第六感———!!还有至少在笨蛋前加一个肌肉!”

没错,全靠万丈龙我一个人打工撑起他们这间小小的房子的租金。

(伪)天才物理学家沉迷研究新世界与原本世界之间微妙的不同,每日每夜跑在实验器材里研究。虽然万丈也有提议过,要不要让战兔发明些小东西挂出去卖,然而刚刚说完建议的万丈就被战兔鄙视地看了一眼。

“笨蛋,我们是黑户啊。被查到结果拿不出身份证怎么办?”
“诶,那个………对了!电脑,科技!既然你是天才的话弄个户口应该没问题吧?!”
“有问题啊!”
桐生战兔敲了敲万丈的脑袋。
“我是天才物理学家,不是天才黑客组织。要是能这么轻易地学会电脑相关知识,我在开葛城巧留下的文件时就根本不需要输入密码了!”

万丈被超有道理地反驳了。

出门是不可能的。战兔的脸和正火的摇滚乐队歌手佐藤太郎长得一模一样,这个时候他真想感叹一句火星的力量真强。
最后还是万丈受不了失去泡面和蛋白质的生活,才咬牙切齿地打零工挣钱去了。

虽然本人也是著名格斗家就是了,不过好歹知名度没有乐手那么高。

认认真真地打完工结果回家一看,辛苦赚来的钱大部分都被战兔拿去买零件了。

万丈龙我气得想扑上揍上桐生战兔几拳,虽然最后他反而被制服了。

“又没什么关系的吧,万丈?”

不愧是原·假面骑士,即便是人类的姿态也依然游刃有余。即便万丈是格斗家,变回了普通人的身体也只是和战兔五五开。当然这是殊死搏斗的情况,这种日常小打小闹对两个人来说只是交流方式。

桐生战兔轻松地把万丈龙我按倒在地上。万丈整个人都趴在冰冷的地板上,背上还有一个坐着的战兔的重量。战兔一只手将他的双手扣在一起,束缚起来,另一只手仍然拿着新设备。从万丈眼角的余光可以看见,战兔目不转睛地盯着看设备,得意地翘着二郎腿,嘴边浮现出一丝笑容。

“什么没关系啊?战兔我们都快要没钱吃饭了,还有改装房子的钱呢!钱呢!!”

“伙食费的话还是有好好留下的。以及房子的话不急啊。”桐生战兔放下手中的设备,认真地掰起手指给万丈龙我看,“现在的问题不就是在一间房间然后睡在一起吗?以前在nascita都一起打过好几次地铺了,完全没问题吧?”

“战兔——是谁强行把另一个房间改成实验室的啊!?”
“所以还有什么问题吗?”
“听人说话啊!!还有从我身上下来!”

好像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等万丈龙我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是夜晚了。

万丈龙我望向窗外。新世界比原本世界的环境要好上许多。没有巨大的天壁,红色的隔离线,也没有惶惶不安的人们。夜幕降临,地平线上最后一丝橘红色的光芒也逐渐消失在城市的对面,取而代之的是稀疏的星星,不规则地分布在空中闪烁着。街道上还有一些没有回家的人,在橙色的灯光下三三两两地走着。

真好啊。

万丈看得有点失神了。
新世界和平的仿佛梦境一样。假面骑士也好,天壁也好,evolto的遗传基因这些都虚幻的不真实,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丝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如果不是此刻自己正好好地站在这里,万丈可能都要质疑起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幻觉了。
那家伙也是这么想的吗?

万丈难得的沉思被背后的声音打断了。

“嗯?肌肉笨蛋怎么了?想吃香蕉?”
当万丈龙我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桐生战兔的脸,是他熟悉的笑容和气味。

“啊,没有……就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了。”
虽然这么回答了,万丈的语气还是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看到万丈呆愣的样子,战兔还挑了挑眉。

“诶——真少见啊,笨蛋也会思考这种事吗?”
“什么啊!难得有一点这样的气氛……”
“吃吗?”
“嗯?”

桐生战兔打断了万丈龙我的话,不由分说地把一根香蕉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自己又像是变戏法一般摸出了另一根香蕉开始剥起来。

万丈就这样看着战兔自然地坐在他身边,与他一同仰望起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很安心。
只要这家伙在的话就会变的安心起来。

然后桐生战兔就突兀地开口了。

“新世界和原本的世界完全不一样呢。”
“……是啊。”
“天壁的惨剧,我们假面骑士和火星生物的斗争,就像做梦一样。”

完全就是把我的心声说出来了嘛。
万丈沉默着剥开了他的那根香蕉,想听听战兔接下来说些什么。

“因为我的脸很不方便啊,即便想赚钱也非常麻烦……所以平时没事干的时候就是会想这些事情。我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其实一切都是我的妄想?”
“喂……”
“但是啊,已经没问题了。”
“诶?”

万丈困惑地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了在夜幕下笑得格外温柔的战兔。

“因为你不是在吗?虽然是笨蛋,但是也是我们的存在证明吧。”
“笨蛋前加上一个肌肉!”

万丈注视着战兔的笑容的时候下意识地反驳了。弯弯的眼睛和有些忧郁的嘴角,黑色的发丝在清冷的夜晚折射出一丝蓝色的光晕。

迷茫,逝去,告别。

虽然万丈不能准确地用词汇将战兔此刻矛盾的表情全部表达出来,但即便如此,万丈也确定战兔此时此刻所拥有的,是一个满足的笑容。

拥有,未来,希望。

也是因为有了你,我才能够肯定现在的我。
万丈的嘴唇翕动着,准备开口说话。

“战兔,你……”
“好了————愉快的谈心时间到此为止!”

战兔拍了拍手,无情地结束了万丈的感伤时间。他噌地一下站起来,还伸了个懒腰。

“既然是肌肉笨蛋就不要想这么多了!总之一起去洗澡吧?”
“………………哈!?!?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关系的吧,喂,战兔!”

Chapter Text

万丈终于想起来哪里是不对的地方了。

是浴室啊!浴室!!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又和战兔缩在同一个浴缸里洗澡了。

两个大男人在狭小的浴室里面对面躺着。作为有认真勤奋运动的两人来说,这个浴缸一个人泡绰绰有余,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简直是不断发生肢体碰撞的灾难。

“呐万丈……躺同一侧吧。”

战兔头搁在浴缸边缘的按摩靠背上,暗黄色的灯光把整个浴室都照得朦朦胧胧。他一边凝视着头顶上缥缈虚无的水蒸气,一边有气无力地说着。

“才不要啊,好挤。”
“面对面更挤吧?”
“那你躺到我身上啊?不是都是同一侧吗。”
“笨蛋,我这边有按摩靠背,你那边没有。”

说得好有道理啊,万丈龙我无法反驳。

“而且上次是哪个笨蛋不来结果不仅踩到我还直接滑了一跤的?”
“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躺过去就好了吧!?”

万丈小心地调整自己的身体角度,然后躺在了战兔的怀里——虽然位置感觉怪怪的,但是好歹没那么挤了。

最开始他们一起洗澡是战兔提出来的,理由很朴实:省水费。

为了吃到蛋白质和泡面的万丈龙我完全没有思考地就答应了。直到真的一起洗了才发现哪里不对劲:这个浴缸怎么这么小啊!

虽然当场就抗议过了,但当时桐生战兔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

“蛋白质。泡面。”
“Best Match!”

万丈龙我屈服。

那一天也是和今天一样。
烟雾袅绕的浴室,湿漉漉的水蒸气和暗黄色的灯光。没有人说话时就会听到水声静静地流动的声音,水滴从脸颊滴落到水面的声音。窗外呼呼的风声,树叶摆动时互相触碰彼此。

还有耳畔炙热的喘息,面红耳赤的彼此,包裹着彼此部位的上下动着的手。

糟糕,怎么回忆起来了!

“嗯?万丈,你站起来了哦。”
“………………啊啊啊啊别管我!!”

身后贴着的胸膛微微鼓动着,战兔调笑的声音从万丈耳边响起。
酥酥麻麻的感觉。
万丈像是为了掩饰一般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大声地反驳战兔。

“不行啊!我可是假面骑士build。要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出乎意料万丈的是桐生战兔一脸正气的回答。就像他每一次作为build一样,坚定地我行我素地前进着,保护者,为他人奋战着。
……虽然仔细看看,战兔眼底的坏笑还是露了出来。

“别在这个时候强调自己的身份啊!!……啊!”

还没等万丈羞耻地抱怨完,敏感部位就措不及防地被一双带有薄茧的手握住了。手在水中摇摆着,水声混进万丈的脑袋中当他变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浴室里缺氧了吧?

万丈没能察觉自己心底隐隐的期待。他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然后就任由战兔摆弄了。

反正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挺舒服的。

“万丈很舒服的样子啊。”
“嗯……别说出来啊…!”

咕啾咕啾的水声和万丈微微的喘息声混合在一起。带进水中晶莹的气泡随着战兔手指的动作慢慢浮上水面。

手法挺好的嘛这家伙。

万丈调整着坐姿,大腿根部不经意间摩擦着战兔的下体,让他也有点控制不住。

“万丈……这样不行啊。”
桐生战兔的声音软软的,像是在撒娇一般包含情欲地舔舔万丈的耳朵。
“我会想插入的……”

“哦……插入……嗯!?什么,插入!??”

刚刚还在闭着眼睛享受战兔服务的万丈一瞬间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家伙在说些什么。等到语言确切地通过耳朵进入大脑之后,万丈才理解了话语的意思。

他惊地想站起来,但腰部已经被战兔一只手环住,同时战兔的另一只手则握在他的敏感部位上。
走不掉了。
最后万丈只是选择用脚无力地蹬个水花溅开。

“呼…哈啊……战兔你疯了吗……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啦。肌肉笨蛋。”

桐生战兔亲昵地咬了一口万丈的后颈,满意地听到对方受到惊吓的喘息身后又亲了亲。他稍微动了下腰,恶意地将他的坚硬挤进万丈的双腿之间。

“其实想这么做很久了哦?”
“结果是蓄谋已久啊…可恶…!哈……”
“但是万丈看起来很高兴吧?”
“也没有……那么高兴……。”

其实桐生战兔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不抗拒,甚至有些快乐和满足感从心中升起。

实际上在来新世界之前,或者是还要更早之前,他就已经对桐生战兔…。

没有对方,自己就什么也做不到。
他创造了我的未来。
他们能够放心地将自己的心灵交付给彼此。
是唯一。

所以在最开始战兔要和万丈挤一张床的时候,万丈只是口头上小小地抗议了一下。

怎么可能拒绝战兔呢?
将自己从那个黑暗的过去带出去的人。
唯一可以肯定自己过去的人。

战兔的手指温柔地开拓着他的后面。可能是水的作用,又或者是因为是战兔,他没有那么紧张。

一时间,浴室中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只散发着模糊的光晕,飘散着淡淡的水蒸气,以及两个人的喘息声。浴缸里的温水顺着战兔的手指咕啾咕啾地往万丈的里面钻着。

万丈难耐地挺了挺腰,形成一个优雅的弧度。

“……进……”
“嗯?万丈刚刚有说什么吗?”

“我说……”万丈涨红了脸,用带着水汽的湿润眼神瞪了一眼战兔,他长长的睫毛上凝结着细小的露珠,在光晕下闪闪发亮,“……进来!”

“——”
“咕………啊…………”

内部被贯穿了。

坚硬、笔直、火热的,属于桐生战兔的东西进入了万丈龙我的体内。
他一寸寸地进入这不曾被人发现的秘密花园,像是要将每一块土地都仔细探究到一般,慢慢地却又坚定地前进着。

“呼……”
万丈龙我逐渐地感觉到被充实着。被填满的瞬间,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可以吗?”
“嗯……”
“那要动了哦。”

战兔将万丈身子调了个方向,双手掐在对方的大腿根上,透过水面能看见大腿内侧有几道被掐过的红印,荡漾的水面波纹将底下的一切撞击破碎,分散得模糊不清。

支离破碎之后排列重组。

伴随着呼吸声与水声,被晕染的灯光,在窗户上树叶的剪影,万丈摇晃着腰肢迎接战兔的进入。
就像在混乱中被冲散的两个人,也像在孤独寂寞的海底寻找到的唯一生物。
他们交缠着,发丝和吻混杂在一起,彼此融合。

水温变低了,水蒸气也不再冒出来。
万丈有些困倦地站起来,被战兔拉到床上后倒头就睡。

桐生战兔笑着亲了亲万丈龙我已经半合的眼皮。
他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