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朱白】居老师今天去骨科挂号了吗

Work Text:

01
朱一龙怀疑自己的前同事白宇是他遗失在外多年的同父异母弟弟。

02
这个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早在和白宇拍摄《镇魂》期间他就有所察觉。
凭借他多年拍戏的经验来判断,白宇确实来得太过于热情,第一次见面握手的时候就对他说“一看到朱一龙朱老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才认识不到三天,在别人还停留在客气的“朱老师”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熟稔地将胳膊搭在朱一龙肩上,一口一个“我龙哥”了,甚至还时常约他一起吃夜宵,这是多么亲密的邀请啊,如果放在沈教授身上,怕是要叹一句有辱斯文!
如果只是白宇单方面的热情,还不足以给两个人是亲情的假设列出证据,怪就怪在朱一龙对他也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昵感,别看白宇整天大大咧咧的和朱一龙勾肩搭背,若是朱一龙显露出一丝不适,他借八百个胆子也不敢如此,倒是每次他搭上来朱一龙都是笑着的,毕竟在朱一龙眼里,这一切不过是兄长纵容的放任罢了。
朱一龙认真的思考着两个人可能是兄弟的种种原因,首先他们非常的默契,像是从骨子里就合拍,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就能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梗,所以在外人看来,他们总是莫名其妙的对视后就笑得像两个小傻子;其次他们的三观和喜好也很相似,明明一个是西安人,一个是武汉人,点起火锅来菜单十有八九都是一致的,这对于火锅十级爱好者来说,实在是难得,为了这份珍贵,他甚至退让一半番茄锅照顾肠胃不好的白宇,这不是亲情是什么?
最后一点,朱一龙无奈的想,我实在是太宠他了,如果我不是白宇失散多年的哥哥,那我可能是他爸爸吧。白宇不吃早餐,朱一龙就很不高兴,非要每天把他从床上叫起来,推着他,督促他洗漱下楼去吃面,白宇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他眉头紧皱,握着保温杯的手都在显示着他的不悦,反而还要白宇嬉笑着让他别紧张,并且朱一龙这样一个严格律己,不轻易和人发生肢体接触的人,居然隔三差五的就想摸白宇的下巴,撸他的头发,给他投喂零食,这伟大的亲情洋溢在朱一龙大大的胸腔里。

03
《镇魂》拍完之后,这种亲情的感觉依旧牵绊着朱一龙的心弦,他时常在想,该不该问白宇两个人的关系,但他听着白宇软糯糯的叫他哥哥,每天眉开眼笑的和他亲昵的玩闹,又实在不忍心捅穿这层亲情的薄膜,他想白宇应该早就知道了,但却怕自己知道,所以才会企图以镇魂兄弟的名义来抒发自己对于亲哥哥的依赖。
他还是很宠白宇的,他可以继续配合他!
白宇真是一个幸福的小孩。
但朱一龙却不太快乐,他觉得自己有点封建家长惯有的坏毛病,他不喜欢白宇的(前)女朋友。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十好哥哥,今天的朱一龙也开着小号来微博上视察,看看有没有人在黑他可爱又娇嫩的弟弟,结果开开心心的登录,气呼呼的下线,他又一次看到微博上有人在议论白宇和那个女孩一块出去旅游了,朱一龙非常的不高兴,明明他和白宇在几个月前刚刚在KTV里唱他们的定情(不是)亲情见证曲《地星撞海星》,他们才应该去度个假期,为什么他抛下这个现成的好哥哥,去和一个一点也不懂他的女孩旅游?他们能干嘛?比和他一起玩耍还快乐?
朱一龙舔着后槽牙,拿出手机给白宇发微信语音。
“小白,今晚有空吗?”
“有呀~哥哥今晚要约我吃鸡?”
白宇的语音回得很快,应该是正好下戏休息,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格外的软糯,微信的提示音不停的滴咚响。
“哥哥你都好久没约我打游戏了。”
“哥哥你最近是不是又瘦了?看你挖土的照片黑乎乎的,让我又想起来你的……哈哈哈哈哈。”
“哥哥,这个月要不要一起出来吃火锅?”
刚才胸口的不悦被这个小朋友的“皮”冲得一干二净,朱一龙按着手机屏幕给他回语音:“你怎么那么幼稚!”停了几秒,又接着说“好,吃。”
旁边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一边皱眉,嘴边却一边带着笑意的复杂表情,收拾桌子的手都微微颤抖。
不过显然朱一龙的心情变得非常的愉快,亲情果然是每个人疲惫时最安适的归宿,于是朱一龙在接下来的联想合作采访中,眨着单纯的大眼睛说道:“就是你和人视频的时候,是一个3D全息的这样一个感觉,感觉那个立体的站在你面前,我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朱· 我只是想看看家人·就是弟弟啊·姓白那个·一·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播出的画面·舔嘴巴只是嘴巴干了·龙

04
朱一龙很快就和白宇见到面了,正好两个人都在北京有工作,结束后有短暂的两天休息假,很自然就约了一顿火锅,在家里。什么?哪个家?就是他们兄弟两个一起买的那套房子啊,在xx区,面积不大,安全性很高,两个人住正好。
因为是家宴,所以朱一龙没有邀请他的其他小伙伴,点了外卖就拿着手机坐到了白宇旁边,两个人挤在沙发的左侧一起研究家具该买怎样的。
“我觉得可以买个大冰箱,夏天可以放很多冷饮。”
“嗯~不行,就你不可以喝那么多冷饮。”
“但是大冰箱总可以吧。”
朱一龙冲他奶笑:“大冰箱可以。”
白宇不知道他笑点在哪,但是莫名就开始和他笑成一团。话语间朱一龙的胳膊默不作声的搂在了白宇的肩上:“还有什么想买的?”
“我想买俩毛猴。”
“盒盒盒盒你走开!”
海底捞的外卖很快就到了, 朱一龙忙着摆盘,却不让白宇动手,做哥哥的就是要这么宠着弟弟!白宇闲着无聊,跑到他们俩的卧室,坐地地板上对着镜子自拍了一张,配了一个房子的图案,带上小尾巴就发上了微博。
“这是我们的家。”
他是这么想的。
毕竟难得的休假,两个人还是各自喝了一罐啤酒,吃完火锅整个身子都是暖烘烘的,谁也不想收拾,就又窝在沙发上聊天。
白宇前段时间刚做过手术,加上临时为朋友救场,一个多月的戏拍得十分辛苦,现在休着假,吃饱喝足了又有一个柔软的靠垫可以枕,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让他越发的眼皮沉重,没一会就合着眼呼吸轻柔起来。
朱一龙发觉他睡着了,有些无奈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挪身子让他靠得更舒服一些,丝毫没发觉自己眼神有多温柔。他靠在沙发里,望着对面暖黄色的墙,露出了一个笑容。
家的感觉真好啊,劳累过后还有家人在身边,有人和他一起玩闹,一起吃火锅,靠在一起分享温度,傍晚的夕阳透过落地窗洒在地毯上,整个房间都是暖色的,身边的这个人也是暖色的,是因为他的出现,朱一龙才忽然知道原来自己的笑点可以这么低,原来他眼角的笑纹可以多到被称为贝加尔湖畔的涟漪,原来一个留着胡子的男孩可以这么幼稚又这么可爱。
朱一龙暗暗咬牙,看来和老父亲坦白的事项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05
朱一龙的老父亲在某日的清晨收到了儿子的微信。
“爸。你以前有没有在西安犯过错?”
龙父:???
龙父:逆子!你胡说什么呢!
朱一龙抓抓智慧的小脑袋,白宇父母和自己的父母都十分恩爱,不像是会犯错的人,于是他找到了真相的大门,又给老父亲回了一条微信:“爸。我是不是你捡来的?”
龙父:滚。
朱一龙:好的爸爸。

06
朱一龙越来越觉得他和白宇是亲兄弟了!
因为他偶然用小号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有粉丝把他和白宇的照片放在一起,做成了12306的抢票系统选项:以下哪个是朱一龙?
别说粉丝了,朱一龙自己都分不出九张图里哪一张是自己。
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他们是亲兄弟吗?都长得这么像了!
朱一龙决定找白宇好好的谈一谈,如果可以,近期就要把白宇带回家认亲,省得留下后患,以后白宇见异思迁,不认他这个哥哥了怎么办!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朱一龙的日程根本不支持他约白宇出来面谈,白宇也是忙得连调侃他的时间都没了,连续一个星期没有接到视频邀请的朱一龙简直是油锅上浇水,内心沸腾成了一片,几乎要起火。
“老白,我有事和你说,这几天腾点时间给我。”
白宇一头雾水,但乖巧懂事:“好。”
时间定在了星期三的晚上八点,朱一龙沐浴更衣,端正的坐在电脑前,头发披散在额前,一副惹人疼惜的样子,白宇果然受不了,在视频那头嚷着:“龙哥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白宇,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说呗!什么事!”
“其实我是你亲哥哥。”
白宇的脸突然红了:“你瞎说什么呢哥哥。”
“是真的。”朱一龙拿出手机,翻出他和白宇拼接在一起的照片,“你看,我们长得是不是很像?而且你想,我们喜欢吃的东西也很像,你讲的笑话我也很懂,我看过科学研究文献,亲兄弟之间有时候会有心有灵犀的感应。”
白宇哑口无言:“所以…所以你是觉得,我们是有血缘的,那种兄弟?”
“对。”
白宇笑了笑,关掉了视频。
朱一龙:???
白宇是不是生气了?难道他不想承认和我的血缘关系?朱一龙掏出手机给白宇发微信,却看到屏幕上显示着: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白宇把他拉黑了???!!!!!!
不仅仅是微信,连电话也被加入了黑名单,给7仔联系也只有一个“白老师说这段时间要忙,没时间联络你,要不龙哥过段时间再试试?”的回复,朱一龙懵了。
朱一龙遭遇了他人生的一大滑铁卢,但他的性格包袱不允许他在微博上求助,但他的性格包袱没有阻止他在小号上求助。
【急!我和我失散多年的弟弟相认却被他拉黑了怎么办?明明他之前还表现得很喜欢我!】

07
白宇整整拉黑了他一个月,朱一龙又急又气,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戏份拍完,收拾了行李就往白宇的剧组溜。
事先通知过的7仔把他一路带到了白宇住的酒店,朱一龙在白宇那一层开了个房间,打算守株待(北)兔。
白宇今天收工很晚,快九点才回到酒店,刚拿出房卡要开门,身边的小助理就叫了一声:“啊!”
白宇一个哆嗦,房卡就掉在了地上,朱一龙眼疾手快,火速帮他捡了起来,看向白宇的时候迅速换了一副委屈受伤,眼角泛红的可怜模样:“小白,我们谈谈好吗?”
白宇狠得下心拉黑他,却还是没办法抵抗朱一龙这副小白兔的样子,一看他眼角泛红,内心就涌上一股怜惜之情,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搂在怀里,亲亲他的额头让他别哭。白宇咬咬牙还是把情绪忍了下来:“龙哥怎么来啦?”
朱一龙不自觉的搓着自己的裤缝:“就在门口说吗?我怕影响不好。”
白宇还没答话,小助理就一个激灵,急匆匆发言:“两位老师进去谈吧,我我我下去给你们买买买夜宵,正好白老师今晚还没吃饭。”
朱一龙一听他还没吃晚饭,小白兔也顾不上装了,赶紧把房门打开将他推进去,嘴巴上还念叨着:“你怎么那么皮?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为什么不吃晚饭?胃疼不疼?”
“哎呀龙哥你别推我,我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吃饭!不疼!”白宇被他按在了沙发上,朱一龙轻车熟路的去接了一杯热水塞到他手里,又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个水果盒子:“婵姐给我买的,你先吃一点垫垫。”
白宇定睛一看,嚯!一盒子的芒果切块。
“小白,对不起。”朱一龙在白宇面前蹲下,手扶在他的膝盖上,又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你别生气了,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吧。”
“哦。”白宇往嘴里塞芒果块,“你哪错了?”
朱一龙眨巴眼:“额…我不该…没有让你做好心理准备就和你相认?”
“……”白宇看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怎么了?”
“你就认定我们是亲兄弟,我是你弟弟了?”
“不然呢?”朱一龙发挥他在某个剧组里学来的直男思维,“你想做哥哥?不行!”
白宇想给他来一记喵喵拳,但他忍住了。
白宇俯下身子,捧着朱一龙的脸,两个人靠得很近:“那哥哥你有兴趣做点有悖人伦的事吗?”
朱一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没有粉底的掩盖,很快就烧到了他的脖颈间,而白宇的呼吸还轻轻柔柔的落在他的脸上,他不用想就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非常的恍惚,他的眼睛控制不住的看着白宇那红润又柔软的嘴唇,喉结一动,咽了口口水:“什,什么?”
白宇在他唇上轻啄了一口,离开前还舔一下,像是意犹未尽似的砸了咂嘴,朱一龙想起前几天看到他舔唇边牛奶的照片,整个身子像是被火点着了一样,蹭的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喘着气,眼睛死死地盯着白宇。
“来吗?哥哥?”白宇舔了一下水润的唇瓣,对着他眨了眨左眼。

08
不来那还能叫朱大虎?
朱一龙猛的扑上去,按着白宇的后脑勺吻住了那片日思夜想的嘴唇,勾着他的舌头吮吸,像是要惩罚他刚才的勾引,朱一龙咬上了白宇的下唇瓣,用了几分力气拉扯,又温柔的舔舐。
白宇只觉嘴上酥酥麻麻烧成了一片。
“白宇”
“嗯?”白宇去抚他额前散落下来的头发,而后玩闹心突起蒙住了朱一龙的眼睛。
朱一龙听话的被他遮去光明,嘴角却被人碰了一下。
是一个很清澈的吻。
如此干净的一个吻却让朱一龙浑身着了火,他乱了章法的去寻白宇的唇瓣,简直如突然坠入火炉里那般难耐。
见他脸上的热气通过手掌传了过来,白宇轻笑。
“你阿,到底是懂还是不懂。”
“我喜欢你。”
白宇撤掉了捂住他眼睛的手,有点惊讶的看着朱一龙:“你……”
朱一龙揽住白宇腰猛的亲了上来,缠住他的舌头用力的吮吸,白宇虽有些适应不了,却也随着他去了,一吻结束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朱一龙抱着他的腰,眼睛亮晶晶的,嘴唇还有些红,脸上带着难得的欣喜的表情,像一个拿到心仪礼物的孩子。
白宇搂住他的脖颈:“哥哥,做吗?”
衣服被解开,朱一龙看着白宇半露的肩膀,低下头去亲吻他的脖颈,火热的呼吸喷在那纤细的锁骨,惹得白宇有些发痒,只能一遍一遍唤他:“哥哥,痒。”
一寸一寸皮肤细细的亲吻下来,直到那微微湿润的身下。
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白宇连忙抓住了朱一龙的肩:“别。”
朱一龙握住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小白,我愿意的。”
仿佛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带着青涩又炙热的情感,一心只想拿出自己认为最好的讨好姿势来抚慰他,白宇平时工作忙,时常回到酒店后草草洗漱就进入了梦乡,已有近一个多月没有发泄,被人如此细致的舔弄实在难耐,却还是咬着下唇不肯让自己发出声响,额上浮了一层淡淡的汗,眼前一片柔和的泛白。
两人交缠在一起的手被松开,朱一龙从丢在地上的背包中拿出一袋白宇常吃的棒棒糖,拿出一颗拆开包装。朱一龙将糖拿在指尖,缓慢的在白宇身上滑动,从脸颊滑到胸口,围绕着胸前的红点转动,碾压,明明没有喝酒,白宇的身体却羞涩得泛红,加上刚才身下的揉弄,眼眸更是一片的朦胧,眼角还带着被人调戏羞耻的生理泪水,朱一龙顺着刚才滑过的位置又再亲吮了一遍,白宇已然被他撩得浑身燥热的发软。
朱一龙舔了舔下唇,凑上去亲了亲白宇:“小白,我今天才知道,你的味道居然比糖还甜。”
“胡说。”
“不信你尝。”
再接吻时白宇没了丝毫的抗拒,甚至还半推半就的回吻过去,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搅动,甜腻的味道慢慢的扩散开来。那是白宇第一次尝到如此甜的味道,从口齿间蔓延到整个身体,他已然分不清那甘甜究竟在哪。
朱一龙的眼眸里满是笑意,从白宇的桌子上拿了他平时擦脸用的油油,用手指挖了大半,趁着白宇身心放松,探进了一只手指,有油膏的润滑,一只手指还不算困难,白宇觉察到他的动作,皱着眉抱住了朱一龙的脖子。
“疼吗?”
“……轻点吧。”
白宇的纵容让朱一龙起了兴致,又往里探了探,加进了二指。
这回稍微有些疼了,白宇闷哼一声,朱一龙停下来去分开他的腿。
身体里有其他物体的感觉有些奇怪,好不容易朱一龙才找到了白宇身后的某个地方,朱一龙的手指开始不断的研磨那个点,就像一锅子的水突然达到了沸点,白宇整个身体都舒服得颤栗起来,环在朱一龙脖子的手突然抓紧了他的后领。
“嗯……”
若有又若无的一声喘息点燃了朱一龙最后的那几点耐心。
他抽出了手指,试着换上自己的器物。
刚开始不太顺利,试了两次才勉强插了进去,两个人都出了一身的汗,特别是白宇,还带着一片吻痕的脖颈那起的一层薄汗,衬得他格外的性感,朱一龙忍不住了,用力的往前顶了一下。
白宇身后的敏感点被猛的撞了一下,整个大脑都一片空白,头微微向后仰,露出脆弱而又白皙的一小段脖颈,两条腿都微微颤抖起来。
“啊……你……嗯……哥哥…啊……”
朱一龙闭着眼,将头埋在白宇的脖颈间,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从未有过的甜蜜感在心脏里发酵。
身下的动作猛的快起来,白宇被他撞得不住往前倾,又被朱一龙掐着腰拉回来撞在他胯间,白宇大脑里一片空白,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声音都带着几分哭腔:“哥哥慢点……不要了……”
“都叫哥哥了,哥哥不得好好疼你?”朱一龙好像被触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眼睛眯了起来,他舔弄着白宇的耳廓,“不是你约我做点有悖常伦的事吗,怎么这么快就不要了?”
白宇被他撞得说不出话,只能埋在他肩膀上发出呜呜的奶哭。

等两个人收拾好了一切,又在沙发上“打了一架”(主要是白宇单方面用喵喵拳攻击朱一龙),那个失踪的小助理才在外面弱弱的敲门。
“白,白老师,你在忙吗?我,我带夜宵回来了。”
白宇轻咳一声,朱一龙自觉跑去开门拿了夜宵。
白宇累得快要散架,自然又要朱一龙给他喂食,朱一龙求之不得,搂着小猫咪,一勺一勺的往他嘴里送饭:“宝宝,好不好吃?”
白宇被他的转变吓得差点噎着:“你干什么?”
“叫你宝宝啊。”
“我都三十岁了!”白宇抗议。
“可是我是你哥哥啊,所以你是我最疼最喜欢的宝宝。”朱一龙拿脸蹭他的头发,“虽然你是我亲弟弟,但我不介意,我会对你负责的!”
白宇翻了个白眼。
亲弟弟就亲弟弟吧,以后去德国旅游的时候在医院给朱一龙挂个骨科看看就好了 。
反正这个人是他的了,从今往后,他们都会永远在一起。
血缘也好,亲情也好,爱情也好,只要是朱一龙和白宇,他们就会一直一直,拥有最美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