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粉色大象卡在门里

Work Text:

粉色大象卡在门里

 

*
隐隐约约听到手机震动声音的时候,西撒用膝盖顶了顶面前的屁股,换来一声不满的哼哼,那人显然还没睡醒。

“乔乔,”他闭着眼睛说,“你手机响了。”

没有回应。他于是睁开一只眼睛,拍了拍乔瑟夫的肩膀,那个肩膀在被子下面拱了拱,往床的另一边挪了点。“你接不就好了。”他闷在被子里的声音说。

西撒于是认命地翻了个身,他还太困,不想睁开眼睛,于是就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摸索,期间碰掉了一瓶半空的润滑剂和一包摇摇欲坠的抽纸。他们的朋友们对他们的关系一清二楚,这个时间就算是西撒接了电话也没什么问题,更何况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他摸到了乔乔的手机,也没确认来电,半闭着眼睛划开屏幕就贴上了耳朵。

“喂?”

“这个声音,是西撒吗?”

相当熟悉的女性的声音,甚至还准确地报出了他的名字,西撒有些疑惑,于是把手机拿到面前确认。

他醒了,现在他完全醒了。西撒的眼睛睁得滚圆,反复确认着屏幕上那个再简洁不过的单字。全他妈完了,他想,要是她问起来,他要怎么解释自己一大早拿着她儿子手机这件事?

“喂?”

看他太久没有回答,那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西撒连忙把手机贴在了耳朵上,甚至从床上坐起来了。

“是我,丽莎丽莎老师。”他回答,“乔乔现在在洗手间,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完美!自然!流畅!不愧是我!

西撒正想着,乔瑟夫却翻了个身,双手环着他的腰抱了上来,额头贴在了他的胯骨上,一句黏黏糊糊拖长音节的“谁啊”才说了个开头,就被西撒一把捂住了嘴。“你妈妈”,他用口型回答,然后用眼神示意他噤声。

乔乔对他眨了眨眼睛。

这是懂了的意思吧?西撒把手机放在被子上,打开了免提。

“是这样的,”她继续说道,“我今年圣诞打算回纽约过,可以的话让乔乔也回家过圣诞吧。”

“好的,我会转告他。”

乔瑟夫猛地抬起头,对着他一顿挤眉弄眼。西撒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过圣诞节的吗”。西撒对他耸了耸肩,乔乔的嘴立刻就撅了起来,眉毛也垮了下去。简直像小狗一样,西撒伸手摸了摸他睡乱的头发想着,要是这儿有一对耳朵,现在大概也是耷拉下去了。

“你也过来吧。”

“……啊?”

丽莎丽莎的声音很温柔,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却不像是在同情或者怜悯他,就只是问候而已:“你今年不打算回意大利吧?”

他被问得愣了下,乔瑟夫却抢着回答道:“他不回意大利!”

西撒拿他没办法,也只好跟着说:“……嗯,我不回去。”

“那就过来吧,”伊丽莎白并没有对乔乔的突然出现表示惊讶,“我们也很多年没见了,艾琳娜奶奶也时常提起你呢。”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西撒面对乔斯达一家人的时候基本没什么拒绝的能力,他幼时父亲离家,艾琳娜奶奶对他视如己出,从小照顾良多;丽莎丽莎则是他在威尼斯读书时多年的老师;更别提这个几乎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乔乔了。西撒低头看着乔瑟夫抱着他的手喜形于色的样子,咧着嘴笑的时候看起来和十年前一模一样,可爱得要命,感染力十足,西撒感觉自己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他又寒暄了两句,把电话挂了,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放回去,乔瑟夫就立刻扑了上来。

“我说……你就这么开心吗?”

“当然啦,”乔瑟夫一边说一边往他身上挪,“你要跟我回家,我当然开心啦。”

西撒向后靠着床头,让乔乔坐在他的大腿上。乔瑟夫个头本来就高,这会儿要亲他还得把头低下来。他们昨天做完就睡了,根本没穿内裤,西撒感觉到那两瓣浑圆紧实的肉在自己的大腿上磨来磨去,干脆伸手下去捏了一把,乔乔含着他的舌头哼哼唧唧地,好像叫了他的名字又说他是流氓,西撒身为兄长,非常大度地决定不予追究。

大概是昨晚做得太多,两个人都没什么欲望,只是黏在一起亲了一会儿。乔瑟夫趴在他身上,下巴搁在他肩膀,双手环抱着他的背,简直像超大只的树袋熊,整个人毛茸茸热烘烘的,冬天里抱着是很舒服,不过……

“你重死了。”

西撒嘴上这么说着,揽着他腰的手却完全没放开,乔瑟夫也只是哼唧了两声敷衍他,根本没有要爬起来的意思。

“说起来,”乔瑟夫突然说,“从我们确定关系以来,这还是你第一次去我家里吧?”

“嗯。”

乔瑟夫撑起身子看他,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不少。西撒隐约猜到他要说什么,但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所以……你打算告诉他们吗?”

 

*
西撒齐贝林虽然与乔瑟夫乔斯达相识多年,几乎可以算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但是直到今年九月份,乔乔十八岁生日那天才刚刚互通心意成为恋人,到现在为止也只过去了三个月而已。

说来惭愧,在他从威尼斯受邀来到纽约之前,乔乔在他心里一直都还是那个头发乱翘、懒懒散散的十二岁男孩儿。虽然是有些可爱,但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告诉十八岁的齐贝林先生,他会在未来的三十天里迅速爱上乔瑟夫,他一定会笑着问你,这位美丽的小姐,是不是被大西洋上空的太阳晒昏了头?

然而被晒昏了头的正是他本人。那天他提着自己的行李箱走下飞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前来接机的男孩儿。他们四年没有见面了,但是西撒还是立刻认出了他。为什么呢?他后来想,是因为他依然乱翘的头发,还是靠在候机室门上懒懒散散的态度,还是别的什么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原因?乔瑟夫的身高已经快赶上他了,喊着他的名字扑过来拥抱他的时候,头发直直地戳着他的脸,有点疼有点痒。正午的太阳晒得西撒眯起眼睛,恍然间看着那个笑容好像灿烂得在发光。他以前怎么从来没注意到过,乔乔的眼睛有这么漂亮,在阳光里波光荡漾,简直像是威尼斯的河?

从那之后,事态就开始不受他的控制了,和乔瑟夫待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体验到那天走下飞机时被太阳晒到头晕目眩的错觉。

他们一起晨跑,游泳,看电影,花一整个周末的时间黏在一起,以至于西撒的大学同学们都以为他找了个高中生男朋友。好在乔瑟夫个头够高,身上也长了肌肉,跟他走在一起倒是毫无违和。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乔乔本人简直就是个行走的荷尔蒙炸弹,他仍然记得十六岁的乔瑟夫游泳的时候从水中扬起的手臂,湿淋淋的,有着漂亮的肌肉线条,让他想把牙印留在上面。

糟糕而隐秘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他二十岁,乔乔十八岁生日那天。

乔瑟夫的生日过得很简单,没有派对、酒会和吵闹的音乐,因为他说“那会让艾琳娜奶奶头疼”。他们像一家人那样坐在一起吃了顿饭,第二天他们还有课,于是晚上就一同回了学校旁边合租的公寓。一切平静得像是之前每一天的日常,他们在走廊上道了晚安,西撒回房间洗澡,从浴室走出来时却看到乔乔坐在他的床上。

他记得乔瑟夫说了些傻话,大概意思就是“到了十八岁当然要做这种事”还有“与其去找别人还不如跟你”之类的,眼睛却始终不肯看他,耳朵也变粉了。西撒却拒绝了他的请求,只是在他冲完澡还湿着的头发上留下一个吻。

他说:“这种事还是等你遇到喜欢的人再做吧。”

但是乔乔拉着他衣领的手却不肯放开。西撒低头看他,那双绿眼睛终于肯跟他对视,而且一眨不眨,勇敢得简直有股视死如归的味道。床头灯昏暗的光在威尼斯运河里闪烁得暧昧不清,让他想起星星,径直地从他不可告人的梦境坠落在他的房间。

星星对他郑重宣布:“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
他甚至没费心去问西撒是不是也喜欢他。他一定是看出来了,乔乔这家伙一向聪明又擅长装傻,现在回想起来,重逢的头两年简直到处都是陷阱。那次在电影院里,他突然想到,乔瑟夫借着喝他那杯可乐的理由摸他的手来着。西撒转过头去看,乔瑟夫正蹲在地上,和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一起研究一棵展示用的发光圣诞树,兴致勃勃的样子根本不像一位成年男性。

“乔乔,”他喊他一声,“走了。”

乔瑟夫应了一声,和那个名叫杰瑞的小男孩儿道了别,几步赶了上来。

“还要买什么?”

西撒低头确认购买清单,全是包含着节日意味的物件,装饰用的彩带,大大小小的礼品盒子,一串带着铃铛的彩灯,槲寄生花环,他们甚至定了棵圣诞树送到家里去。

“没别的了,”西撒说,“走吧。”

乔瑟夫却拉住了他。

“那棵会发光的小圣诞树……”

“你想买那个?乔乔,你几岁了?”

“不是啦!”乔瑟夫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是那个叫杰瑞的男孩儿想要,但是他的奶奶不肯给他买来着。”

西撒看过去,那个小孩儿还蹲在原地,满脸憧憬地望着那棵小小的圣诞树。不一会儿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拉着他离开了,他没有哭闹,只是频频地转过头来看,懂事的样子让人对他的家境多了一些猜想。

西撒问:“他的父母呢?”

“似乎很早就不在了,”乔瑟夫小声说,“西撒……”

他当然懂他的意思,乔乔想送人一份圣诞礼物。那个男孩儿让西撒想起遇到乔瑟夫之前自己的童年时代,孤独而封闭,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礼物——然后乔乔突然出现了,像是被圣诞老人从烟囱里扔下来一样,突如其来却恰到好处。西撒微笑起来。乔瑟夫乔斯达难道是人形许愿机吗,连硬币都不用往里投的那种?

他们把那棵小圣诞树买了下来,在礼品店门口送给了那对祖孙。乔乔开心得不行,一路蹦跶到了停车场,钻进车里的时候还在哼歌。西撒把购物袋放在后座,又把大件的东西收进后备箱。

“把安全带系上。”他上车的时候嘱咐。

“你给我系。”

西撒扬起眉毛,转过头去,乔乔正抿着嘴忍笑,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后座购物袋里的槲寄生花环翻了出来,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还没拆掉的价签挂在他的脸侧晃来晃去。这根本不是暗示,西撒想,这是把“快吻我”写在脸上了。

每次都让他得逞是不是太放纵他了?西撒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睫毛,只是犹豫了半秒,乔瑟夫就主动把嘴唇贴了上来——然后就去他的吧,再放纵的后果也只需要他一个人承担。乔乔的舌头缠着他的,故意吮吸着,弄出接近情色的水声来。西撒不得不承认乔瑟夫进步神速,三个月之前他还是个连接吻换气都不会的处男,现在他不仅亲个没完,手上还要对他乱摸,刚才提了袋子冻得冰凉的手直接往他衣服里钻,被西撒一把按住了。

“如果想在天黑前到家的话,”他说,“我们现在真的该走了。”

乔乔还没有放弃。他贴着西撒的嘴唇说话,把每一个音节都变成一个吻。

“可是我现在就想要。”

“是吗?”西撒语气平静,“我本来打算等到今天晚上在你的卧室里做的,看来你不太喜欢这个提议。”

乔瑟夫显然很喜欢这个提议。他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似乎考虑了好一会儿,然后认真地问他:“不能都要吗?”

西撒被他问得笑了起来,伸出手去摘下他头上的花环,又揉了揉他一团乱的头发。

“不能,我亲爱的宝贝乔乔。”

等他们到达乔斯达家的时候,天还是黑了。主要是因为后半段下起了雪,西撒开得慢了些,再加上车里暖气开得足,乔瑟夫半路就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西撒把车开进车库停好,拍了拍乔瑟夫的肩膀。

“乔乔,”他轻声说,“醒醒。”

乔瑟夫慢慢睁开了眼睛。西撒大概永远也看不够他醒来的瞬间,那双睫毛颤动的样子像在等待一个吻。他凑过去,亲了亲乔瑟夫的眼睑。车里温度高,他睡得两颊泛红,还没完全睡醒就仰起头追着他的嘴唇要亲,简直坦率又可爱得不行。

“已经到了?”他问。

“刚到。”西撒回答,“走吧?”

乔瑟夫的手却圈住了他的肩膀。

“再亲最后一次——不对,两次。”

大概是因为之前决定先不向乔瑟夫的家人坦白,等会儿进去之后就要开始以朋友相称,要做什么都得等到更晚,乔乔从昨天开始就格外黏人,恨不得一整天都挂在西撒身上。

虽然他也很不舍就是了。西撒看着他湿漉漉红润润的下唇想,不就是看得到吃不到而已吗?当他前两年是白修炼了吗?几个小时而已,明天一天而已,不亲乔乔又不会死。西撒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亲了他三次。

要死了,他想,被乔乔带坏了。

 

*
乔斯达家还是跟他们上次回来的时候一样,伊丽莎白太太还没有回来,只有艾琳娜奶奶和管家在,圣诞前夜未免显得有些空旷。

西撒跟在乔瑟夫后面和祖母拥抱,又乖乖地听了一顿“都不知道经常回来”的责骂,但她看起来还是很高兴。乔乔站在艾琳娜奶奶身后对他做鬼脸,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这么久不回家的,还是因为处在热恋期正黏得发腻,忙着卿卿我我你侬我侬顾不上别的。他们一起吃了饭,厨房里忙着准备明晚的圣诞大餐,今天的晚餐就弄得很简单。艾琳娜奶奶吃得不多,饭后陪他们聊了一会儿,不久就上楼休息去了。

西撒把圣诞树搬了进来,放在客厅中央的女神像边。乔瑟夫正和管家一起翻看购物袋,看到他进来,就转头让管家去休息,这里交给他们就好。西撒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但他没说话。管家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里,乔瑟夫立刻贴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他。

乔乔是不是有皮肤饥渴症了?西撒这么想着,拉起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奇怪的是,乔瑟夫却没有别的动作。西撒有些疑惑,侧过头去看,他正盯着光秃秃的圣诞树出神。

“怎么了?”他问。

“啊,没什么事啦,”乔瑟夫说,“就是突然觉得幸好我们回来了。不然今天平安夜,艾琳娜奶奶一个人在家很寂寞吧。”

西撒“嗯”了一声,转过身去,伸手去摸乔乔的脸。乔瑟夫闭上眼睛,在他的指尖亲了一下,将脸颊贴上他的手掌,温热的鼻息洒在他手心,留下一点潮湿的痕迹。

他们在这儿真好,西撒想着,凑上去亲了亲他的眉心。乔瑟夫睁开眼睛,侧着脸,用眼角看他,把嘴唇贴在他的手心里面,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怕吵醒谁。

“上楼去吗?”

“不用布置圣诞树吗?”西撒问他。

乔乔轻声笑了起来,就好像他问了个傻问题。

 

*
躺在乔瑟夫房间床上的时候,西撒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们在这个房间里度过了太长的时间。在他八岁来到这里,十四岁回去意大利之前的那段时间,他们就经常在这里一起玩,偶尔也会在地板上打成一团,弄得房间乱七八糟;在他十八岁回到纽约之后,他们在这个房间里度过了两个夏天,而且马上要迎来第三个。西撒对这个房间无比熟悉,但是此刻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好像一切都成了新的:乔瑟夫的书柜,堆满漫画的桌子,他的床上有他特有的味道,还有正跨坐在他身上的乔乔。

他以前可从来没想到过,这个房间里会发生这种事。一滴汗从乔瑟夫肿胀的乳尖上落下来,滴在他的腹部,那里早就被各种液体弄得乱七八糟。乔乔已经射过一次了,现在却又在他持续的顶弄下硬了起来,顶端还不断地往外溢出透明的液体。

乔瑟夫被他干得腰酸,一再重复着不行了要累死了,腰也停了下来不愿再动。真是惯坏他了,西撒想着,看看,还在热恋期就这么不积极,只知道享受。他向他伸开双臂,乔瑟夫立刻趴下来亲他。西撒让他背对着自己躺下,侧躺着从后面顶了进去。

这个姿势进得不算太深,但每次都撞在那个点上,乔瑟夫把脸埋在自己的枕头里,抽泣的声音也被闷在里面,或许因为是在家里的原因,他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西撒凑过去亲他毛绒绒的后脑勺,又把他的头掰过来跟自己接吻。他尝起来有一点咸味。

“啊……西撒?”

“嗯?”

“你知道吗,嗯……”他放慢了速度,好让乔乔把话说清楚,“我十六岁的时候,就是躺在这张床上想你的。”

西撒看着他,乔瑟夫的眼睛并没有对焦,它们眯了起来,往外溢着眼泪。

“都想什么了?”他问道。

乔乔的手伸了下去,摸摸索索到了两人结合的地方,西撒停止了动作。乔瑟夫的手指圈住他还留在外面的部分,用慢到磨人的速度抚摸起来。

“就想这个啊,”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想你在我身体里面……啊!”

西撒分开他的腿,用力操了进去,乔乔猝不及防,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慢、慢点啊——”乔乔喘着气喊他的名字,“西撒……”

“乔乔是做好了觉悟,才说那么可爱的话的吧?”怎么可能慢得下来,光是想想十六岁的乔乔想着他在这张床上自慰的样子就兴奋得不行,西撒凑过去舔他发红的耳朵后面,乔瑟夫的肩膀因为突然爆发的快感而发着抖。他握着乔乔的手,放在他硬得流水的阴茎上,引导着他握住了。

“做给我看看吧?”西撒对着他的耳朵吐气,“想我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乔瑟夫的手听话地动了起来,包裹着自己上下撸动着,另一只则手覆上自己的胸前,不知羞耻地开始揉捏,之前被他咬得有点破皮的乳头在他的指缝中间挺立着。真可爱。西撒想着,手指用力掰开他发红的臀瓣,往更深的地方挤进去。乔乔呜咽了一声,向后挺起屁股迎合着他,黏滑的液体被挤了出来,沿着他的大腿根部流了下去,沾得床单和西撒的腿上到处都是。

“西撒、西撒……”

“嗯?”他轻声回应,“想接吻吗,乔乔?”

乔瑟夫胡乱地点着头,西撒撑起身体亲他,下面的动作没停,乔乔没亲多久就缺氧了,半张着嘴嗯嗯啊啊地喘气,舌尖无意识地探了出来。西撒于是转而去亲他的肩窝和脖子,牙齿在柔软滚烫的皮肤上摩擦着。

“别咬、西撒别咬……”

“嗯?为什么?”

“什么……啊,当然是因为明天会被发现了……”

啊,好吧,理由充分。西撒只好去咬他肩膀上的星星,在那儿留下一个不太明显的牙印,在乔乔胡乱喊着他名字到达高潮的时候抽了出来,射在了他的背上。

 

*
“……我说乔乔。”

“啊?”乔瑟夫从浴室里探头出来,嘴里还叼着牙刷。

西撒转过来,手指指着自己脖子的侧面,那里有一块鲜红的吻痕,显然是昨天晚上乔瑟夫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啃的。“这怎么回事?”他质问道,“不是你说不准咬的吗?”

乔瑟夫笑了起来,“有什么关系,”他刷着牙,声音含糊不清,“你找件高领毛衣穿嘛。”说完就溜回浴室去,还一把把门带上了,生怕西撒冲进来揍他似的。他叹了口气,一边打开乔瑟夫的衣柜,一边想着哪个更明显一些,是带着这块痕迹出去,还是他穿着乔乔的毛衣。

只能希望艾琳娜奶奶和丽莎丽莎老师不会知道这件毛衣是乔瑟夫的,西撒想着,把那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套上了。

好在她们似乎都没有察觉什么。伊丽莎白在临近傍晚时才到家,给他们两个都带了礼物。西撒上次见到丽莎丽莎老师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她看上去一点儿没变。丝吉Q也跟着她回来了,她也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整个房子因为她们立刻热闹了许多。

他们坐在一起吃饭,西撒坐在乔瑟夫旁边,听着他们谈话。

“明天就要回去吗?”艾琳娜奶奶问道。

“是啊,”乔乔回答,“后天我们都有课。”

丽莎丽莎听到这话,突然笑了起来,乔瑟夫好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大声道:“……我也是会去上课的啊!”

丽莎丽莎的声音里带着笑:“反正也是上一次逃一次吧。”

“什么啊,才不是呢,”乔瑟夫反驳道,“小西撒你也帮我说句话嘛。”

西撒刚想开口,却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踩他的脚,刚吃进嘴里的牛肉差点掉了出来。转过头去看的时候,乔瑟夫面色如常,一脸正直地看着他,就像正等着他说句公道话,脚趾却偷偷摸上了他的脚背。

怪不得今天白天那么乖,西撒想,原来蓄谋已久在这儿等着他呢。

他也没有把脚挪开,只是继续不动声色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

“乔乔也没有上一次逃一次课啦,”他说,“只是上一次课逃三次而已。”

“嘿!”

乔瑟夫锤了一下他的肩膀,他们都笑了起来。那只脚没再动作,只是停在他的脚背上,脚趾踩着他的脚趾,温热的感觉隔着两层棉袜传了过来,简直像偷情一样,他想。坐在他左边的丝吉Q突然凑了过来,笑着问他:“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欸?”

西撒愣了一下,他们哪里暴露了吗?他仔细回想着,今天白天他们一直像朋友一样相处来着,连手都没有多摸一下——好吧,他承认他趁没人看到捏了一下乔乔的手指——但是那时候房间里确实没人,丝吉Q是怎么知道的?

“你在说什么啊丝吉,”乔乔满不在乎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可不是那种关系哦。”

倒是先把你的脚收回去啊!西撒瞥了他一眼,真不愧是乔乔,张口就来,连耳朵都没红一下。“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他转头对她微笑起来,“你是不是误会了?”

“啊,真抱歉,”反而是丝吉Q脸红了,西撒在心里默默对她道歉,“只是你们两个关系太好了,看起来就像……”

“我觉得,”西撒温和地打断了她,“我还是比较喜欢您这样可爱的小姐。”

他感觉到乔乔的脚用力踩了他一下,似乎在表达不满。西撒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没有转头看他,好在这个话题很快翻了过去,丽莎丽莎开始和艾琳娜奶奶说起话来。他们两个的秘密关系就像一只只有他们能看到大象,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慢悠悠地离开了。

完美,自然,流畅,西撒有些得意地想,不愧是我。

*
第二天早上他站在门廊里等乔瑟夫的时候,雪已经不下了。这天是个有风的晴天,西撒站在那儿,看管家拿一柄人高的大扫帚,打扫着门前花园里的雪,把它们扫成一个个锥形的雪堆。被扫把扬起来的雪粒子又被风吹到半空,反射着太阳的光而闪烁着,让他想起这座花园春天时热闹的样子。

身后的门开了,西撒转头去看,却不是乔瑟夫。伊丽莎白女士走了出来,身上披着一件大衣外套,脚上穿的还是拖鞋,显然只是出来送送他们。

“乔乔呢?”她问道。

“还在艾琳娜奶奶那儿。”他回答。

丽莎丽莎点了点头,把烟盒拿出来,摸出了两支。

“抽一根吗?”

他接了过来,咬在嘴里,从兜里取出了打火机。乔乔不喜欢他抽烟,虽然没有明说过,但西撒知道抽过烟之后接吻,嘴里的味道会发苦,因此他最近三个月很少抽。西撒先给她点起了烟,再给自己点上了,把打火机收了起来。

丽莎丽莎慢慢地吐出一口烟来。

“和乔乔在一起很辛苦吧。”

“……?!”

西撒一口烟没吸进去,直接呛住了,咳了半天才缓过来。他转过头,丽莎丽莎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她的表情让西撒知道,现在再试图隐瞒也没什么意义了,而且她看起来半点也不生气,好像认为他们在一起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不,”他说,“和乔乔在一起我很幸福。”

有好一会儿,他们谁也没说话,只是站在那儿看园丁扫着雪。

“你当年说要回纽约的时候,我其实很开心,”丽莎丽莎说道,“我不知道他告诉你了没有,你在威尼斯的那段时间,每次乔乔给我打电话都要问起你,还总是旁敲侧击地问我你还会不会回来。”

丽莎丽莎把烟取下来,弹了一下烟灰。西撒没有说话。

“要是认真算起来的话,你和乔乔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这个妈妈还要久。”

西撒刚想开口,却被她抢了先。

“我只是想说,”丽莎丽莎看着他,“你们在一起会很开心,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说着,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私下里作为母亲和女儿的伊丽莎白和那个课堂上严厉认真的女性不同,但敏锐的直觉和坚定的态度却没有改变,乔乔这点倒是很像她,西撒想,仔细看来乔乔的鼻子也很像他的母亲,鼻梁挺直,鼻尖长得很精细,是翘起来的。

他犹豫着开口:“但是我还是想问……”

“你的下一句话是,”丽莎丽莎打断了他,“‘您是怎么发现的’,对吧?”

“您是怎么——?”

丽莎丽莎没说话,只是用右手点了点左手的小拇指。西撒抬起手去看,他的左手小拇指上空空如也,只留着一圈细细的戒痕。

“你在威尼斯赢的那个戒指,”她说,“现在在乔乔手上。”

啊,对了,他想,他们怎么把这事儿忘了。西撒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是乔瑟夫出来了。他的翘鼻子可疑地红着,西撒怀疑他哭过了,但他现在笑得很灿烂,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决定到了车上再问。他们和丽莎丽莎道了别,绕过房子走到停车库去。乔瑟夫看着心情很好,走到了房子背面就拉起了他的手,还随着走路的步伐一晃一晃的,像个得到了心仪礼物的小孩儿。

等到他们上了车,西撒才说:“我有事要告诉你。”

“我也有事要告诉你,”乔瑟夫打断了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眼睛还闪闪发光的,“艾琳娜奶奶同意我们的事了,而且甚至不是我告诉她的,你知道吗?她自己猜出来的。”

唉,好吧,西撒想,他们这两天真是谁也没骗过。

“丽莎丽莎老师也知道了。”他说。

乔瑟夫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她怎么知道的——”

“你的戒指,她知道那个戒指原来是我的。”西撒微笑着,拉起他的手,他送给他的那个金色的尾戒好好地戴在他的小拇指上,在太阳下面散发着微光,“艾琳娜奶奶呢,她是怎么知道的?”

乔瑟夫的手探了过来,扯住了他的毛衣领子。

“这件毛衣,”他说,“是艾琳娜奶奶给我织的。”

他们四目相对,紧接着一起笑了出来。回想起来他们这两天简直像傻子一样,那只大象原来一直留在房间里,他想,不,它甚至卡在了门里,尴尬得进退两难,还有个滚圆的粉红色屁股。难怪昨天晚上丝吉Q说他们像一对的时候,她们两个都没有发表意见。

乔乔拉过他的毛衣领子,带着笑的吻落在他的嘴角。是热的。

“西撒。”

“嗯?”

他睁开眼睛,乔乔正看着他,那双眼睛再次让西撒想起故乡的河。

“幸好我们回来了,对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