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月光曲

Work Text:

王嘉尔刚刚结束自己的北京巡回演唱会,就迫不及待地往家里赶,他知道因为最近的排练已经有点忽略小Jackson和他的爸爸了。好在北京的凌晨没有早高峰的拥堵,不到一小时,顺利赶回了家,急急忙忙地奔向小Jackson的卧室,看到的却是一大一小相拥而眠的温馨画面。他不在的这些日子,多亏黄景瑜这个好爸爸一人带孩子。自从王嘉尔生了小Jackson以后,黄景瑜为了陪伴小Jackson,同时也为了王嘉尔事业的发展,每次都是只要两人一都忙起来,黄景瑜就会主动推掉很多工作,有时甚至是关系到他更好发展的机会,但他为了生命中最爱的两个人,他可以毫不犹豫地舍弃掉那些,如果说25岁遇见王嘉尔之前他的生命中只有工作,那么25岁以后,在遇见他生命中那个男孩子之后,他可以为了王嘉尔把一切都放弃,只为了守护王嘉尔的梦想,他甘愿牺牲自己的梦想,尤其在王嘉尔怀孕生下Jackson后,他接下来生命的意义就是守护这两个人。
王嘉尔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Jackson一定会因为没有Omega气息而感到些许不安,所以折腾黄景瑜的频率只会更高,心底的一片柔软让他靠近床边,弯下身仔细吻着他的Alpha,嗅着那只有他可以感受到的大吉岭茶的凛冽气味。
以往,黄景瑜总是睡得深沉,可是已经一周没有抱着自家的Omega入睡也让他多少有些精神衰弱,再加上Jackson的过分活跃,这一周可谓是身心俱疲,睡觉时脑子里都要绷着弦,生怕自家宝贝儿又起来作妖。这时,熟悉味道的贴近瞬间让他感觉脑中的弦松了下来,他睁开睡眼,看到自己的爱人正吻上自己的唇。他抚上爱人的腰,将吻加深。
两人之间的气氛正在愈发甜腻,佛手柑、橘子的热情正在与大吉岭茶的凛冽交织,黄景瑜感到自己的情欲正在被唤醒,可另一只手臂上的重量也在提醒他地点的不合时宜,好在因为Omega气息的回归催眠了Jackson,让他睡得更安稳,没有察觉异样。
他果断停止了唇齿间的厮摩,这也唤起了王嘉尔的清醒,他环住爱人的手,转而摸了摸对方的头,把手又放到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王嘉尔看他把Jackson轻轻从手臂上放下来,放在小枕头上,拉好被子,又轻拍了几下背部,Jackson还听话地嗯哼一声,不禁露出了慈祥地笑容。黄景瑜悄悄地起身,轻吻着还在看着Jackson笑的嘉尔的额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离开。
房门被悄悄关上,黄景瑜突然地抱起了嘉尔,嘉尔睁圆了自己眼睛,只感到耳边一阵火热的呼吸:“让我抱你。”
轻轻踢上主卧的门,景瑜迫不及待地将嘉尔放在了属于两人的床上,要知道两人已经一周没有同床共枕过,这张床缺少了它应该拥有的另一种气味,而现在,两种气味重新交织,让房间和床都重新焕发了生机。
黄景瑜低头看着爱人的小模样,他有多久没有用眼睛细细描摹过这张面孔,他记得原来他总是喜欢在床上这样看着嘉尔,每次都会在嘉尔耳边轻吟,说他是清纯和欲望的混合体,让人欲罢不能,而现在的嘉尔,身上又因为生过宝宝的缘故多了一丝母性的韵味,再加上今晚演唱会还没有褪下的白衬衫,让景瑜的体内燃起了熊熊大火,他真的感觉理智的血管已经崩掉了。
他控制不住的情欲,使空气中的大吉岭气味越发浓厚,冷峻的气息使身子火热的嘉尔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两只手捧住身上人的脸,轻拍了两下,景瑜才重新找回了理智,“对不起,嘎嘎,我太想你了”,黄景瑜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威压。
“是我最近太忙啦,哥和Jackson都辛苦了”,嘉尔笑着用港味的普通话对爱人说,眼睛弯弯地摇着头,说完轻吻了一下身上人的唇,又将手臂环上景瑜的脖颈,抬身半拥着他。
黄景瑜感受到嘉尔身上那充满亲和力的气味,他本来激烈跳动的心脏渐渐平复下来,他看到嘉尔靠近的侧颈,更寻到了腺体的味道,唇齿已经紧贴上那段优雅的弧线,舔舐、啃噬、撕咬的念头一一迸发在黄景瑜的脑海中,他再次失去控制,将爱人扑倒在床上,开始了最后的疯狂。
嘉尔感到颈部的力道正在加深,他理解景瑜的不安,任何一对ABO的伴侣,在结合尤其是在拥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都会对彼此生出强烈的占有欲,而且Alpha作为其中强势的一方,占有欲只会更强,这种现象造成的结果就是两人必须保持高度的亲密,以及每天都要有独处时间,不然心底不安的滋生一旦爆发,欲望的火焰只会灼烧理智的桥,让整个人崩坏。嘉尔预料到接下来将会迎接爱人暴烈的性爱,但他为爱人付出的一切而心疼,所以他欣然接受。
脑中短暂的思考让嘉尔有了些许时间的走神,这是不被景瑜允许的,他啃咬上嘉尔经常锻炼的身体。嘉尔即使在妊娠期间也没有放弃对身体的强化,尽管腹部随着隆起肌肉已经消耗殆尽,但其他地方却没有疏于管理,这也有利于他后来身体的恢复,在Jackson出生两个月以后,他就复出工作了。景瑜用牙齿拉扯着嘉尔胸前嫩嫩的樱桃,让它们由粉色逐渐变成了红色。嘉尔感觉爱人像是在磨牙一般咬噬,估计是破皮了,他把手抚上爱人的寸头,从后脑勺到颈部来回摩挲,就像在跟某种大型犬进行互动一般,尽管胸部的刺痛让人皱眉,嘉尔却也只是眯着眼睛笑着接受这种幼稚的行为。
景瑜的口唇照顾着爱人的胸部,手却来到了嘉尔的臀部,那挺翘的曲线与弹性的手感真实地被紧身裤包裹,复杂的腰带锁扣阻挡了情事的继续,景瑜有些烦躁。嘉尔感受到爱人情绪的波动,他把自己凑近景瑜耳边:“你等我一下。”
景瑜按耐住性子,两具难舍难分的躯体彼此分离,嘉尔直起身,解开了已经被拉扯的不成样子的薄质衬衫,皮带锁扣被他打开,裤子和鞋子都按部就班地被褪下,他知道景瑜喜欢他衬衫半褪半掩的样子,他眉眼弯弯地笑着,撩拨着本就已经欲望烧身的景瑜。
景瑜毫不犹豫地将床上人再次推倒,唇与唇之间交换着津液,手长驱直入到触感极佳的臀瓣,抚摸逐渐上升为抓捏,伴随着时不时地拍打,让房间里的淫靡气氛升级。
Omega的特性让嘉尔的后穴已经开始分泌液体准备,景瑜的手指探入时,湿滑的内壁包围上来,手指的进入显然不能满足,本来已经蓄势待发的茎身也根本不需要过多的抚慰。伴随着包裹Q弹蜜桃的内裤被拽下,嘉尔的双腿已经被分开,双臂还挂在景瑜的脖颈上,两人的姿势几乎呈现出站立的态势,柱体破门而入的同时,叹息声从两人口中相继传出,嘉尔的本能让他夹紧了爱人腰侧的双腿,手臂也环的更紧。
景瑜轻吻着嘉尔的五官,轻轻把他放回到床上,原始的活塞运动进行中,嘉尔的敏感点他都知道,一个一个的被照顾,景瑜的手也没闲着,撸动着嘉尔前面的茎身,本来没什么精神的肉柱,被作乱的手撩动,渐渐苏醒,嘉尔难耐的扭动着身体,景瑜继续撕咬着爱人颈部的嫩肉。
披荆斩棘的柱身还在顶弄着,嘉尔的口中流出难以忍耐的呻吟,即使知道隔壁的房间就是Jackson,可是景瑜一次比一次的深入,一次比一次朝着敏感部分的穿刺让他无法遮掩自己孟浪的样子,殊不知,景瑜就是要看他失神、不能自已的模样。
嘉尔被景瑜摆成跪趴的姿态,从后面进入的体式,让嘉尔看不到爱人的样子,也掌控不了速度与频率,他只能断断续续地表达着自己的感受,但却只能感到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撞击。
嘉尔的臀部已经被冲撞的红扑扑的,可爱的让爱人更想蹂躏,景瑜好想拾起落在地上的皮带,那种抽打可以让快感更甚,但理智最终占据了上风,他只是加剧了打桩的频率,后入的体位加上高频的冲撞,让本不容易在非发情期撞开的生殖腔被撞开,成结后他咬住了嘉尔后颈的腺体。
那种疼痛以及舒爽感让嘉尔头皮发麻到高喊出声,为了忍住,他选择别过身子咬住了景瑜的手臂,爱人的结卡在了生殖腔内,嘉尔感觉到微凉的液体在冲入体内。
景瑜感受到手臂传来的痛感,这才回过神来,他用仅剩的一只手拥住脱力的嘉尔,等待结的消退,他舔舐着嘉尔的耳垂,“对不起,嘎嘎,我有些冲动了”,景瑜满含歉意地说着。
嘉尔还没有力气说话,他只是用他的鼻尖蹭着爱人的脸,微微笑着,仿佛在说没有关系,他都明白,结在慢慢消退,爱意和两人的气味也在他们身边流转。
两人侧躺在床上,感受着彼此气息的纠缠,“非发情期成结应该不会的”,良久,嘉尔终于有力气回应爱人不安的情绪,轻言细语“知道哥担心我,怕我会因为宝宝耽误自己的工作,但是Jackson不也是这样来的吗,没事的,哥不要太自责了”。
“可是,你的Team Wang好不容易五周年了,这样的上升期真的……”,景瑜还想继续说,却被嘉尔打断,“哥已经为我付出太多了,我如果真的再次有了宝宝,那就把他当做是上天的补偿,补偿哥对我的牺牲,也是想给Jackson找个弟弟呀”。
“嘉尔怎么就确定是男孩”,景瑜突然转换话题。
“随口说的啦,哥还认真了,那哥就祈祷是女生呗”,嘉尔歪头看着一脸认真的景瑜,“老实说,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嘉尔说着还摸了摸景瑜的头发。
景瑜把头搁在了嘉尔的肩上,结已经消了的茎体已经滑出了身体,嘉尔娇小可人地缩在景瑜怀里,正准备眯一会,然而,隔壁房间哭声响起,两人慌乱地披上衣服奔向Jackson的儿童房,看来,这一夜没有两个爸爸陪的Jackson,要找回自己的存在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