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搞君君就很开心

Work Text:

3p预警!!!
4p暗示!!!

 

 

井然是国内最知名的设计师,就在几天前他刚拿了国外设计大赛的金奖,邀请他参加各种活动的人排到了明年,可就是在这么忙碌的情况下,井然还是会每周都空出来一天的时间。
井然在等待电梯上升的时间中抽空看了几眼微博,他刷微博的速度很快,手机屏幕的画面只会在设计图出现时停顿几秒,直到他刷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坐在椅子上拿着麦克风好像在说些什么,腿有些紧张的并在了一起,脸颊也被粉色衬衫趁的有些嫩红,是个可爱的人,他看了一会儿,把照片保存了下来。
电梯在五楼停下,作为一个娱乐公司的大楼,五楼是这个公司最特殊的地方,因为这里只提供给一个艺人使用,井然走到门牌上写着自己名字的门前暗含期待的推开了门,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看到那个他心心念念的粉色身影。井然沉着脸想了一会儿后转身就朝左边走,没多久,他就在一个门牌是钢琴图案的门前停了下来。
门没有被关严,门缝里不断传来断断续续的弹琴声和被掩盖在钢琴声下带着哭腔的呜咽声,井然敲了敲门,门后立刻传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井然是吧,进来吧。”
井然快步推门走了进去,屋里的景象与他在门外想象的分毫不差,君君双腿大开得坐在柯泽怀里,他趴在钢琴上,腰身随着柯泽顶弄的动作不断扭动,按在琴键上的手指也在微微发着抖。
“柯泽,钢琴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你该下课了。”
井然靠在门上,他的语气很平静但他的眼神却无法离开眼前被肏弄的浑身泛着粉红的君君。
“井然,这可不是我不下课,是君君没完成作业主动要求的补习,对吧,君君?”
柯泽把君君从钢琴上拉起来抱在怀里,然后凑到君君耳边含住了他的耳垂,还故意用虎牙去咬他耳垂上小小的耳洞。
“呜啊…对…对不起嗯—啊啊…”
井然知道君君不可能有什么没完成的作业,可君君还是乖巧的道了歉,甚至还真认为自己耽误了柯泽“下课”而愧疚的挺了挺胸把自己的乳肉送到了柯泽手中。
柯泽眼神带着炫耀的瞥了井然一眼,然后他一手捏了捏主动送到手中的软嫩乳肉,另一手从君君胸前向下滑,擦过红肿的乳头,被顶出形状的平坦小腹,可怜兮兮粘着白浊的勃起,最后到了阴囊下隐藏在会阴处那不断吐出淫液的小花,两根手指在雌穴的穴口处磨蹭了几下,在君君慌乱的哭叫声中插了进去。
“嗯啊啊—不要唔…疼呜……”
君君的小腿胡乱踢了几下,柯泽怕他动作太大踢到琴身伤到自己,干脆直接把换成了让君君面对着门口,也就是面对着井然的姿势。
直接面对着井然的姿势让君君一下子就害羞的缩紧了后穴和前穴,柯泽被夹了险些射了出来,他有些小生气的开始用力抽送埋在后穴的性器,插在前穴的手指也跟着快速的抽插了几个来回。
“啊啊……不嗯呀啊啊——”
君君的身体剧烈颤抖了几下,颤颤的性器射出了一股有些稀薄的白浊,雌穴也跟着吐出了一大股淫水,在柯泽的手指抽出后像失禁一般流了下来。
井然就这么一直靠在门上看完了眼前的活春宫,他的表情看着很是平静,除了额角跳起的青筋和下身快要把裤子撑破的“大帐篷”。
“结束了?”
井然走到君君面前低头抬起他的下巴用拇指帮他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君君却有些害羞的垂下眼睛不敢去看井然。柯泽很看不惯井然这种对他来说趁机而入的“温柔”,他再次凑到君君耳边去咬他的耳垂,手指还捏住了有些肿胀的小阴核。
“没想到君君你被他干了那么多次了还会害羞啊,我怎么不见你对我害羞过?”
“啊呜—不是唔—唔嗯—唔—”
雌穴传来的快感让君君忍不住张嘴叫了出来,可他刚张开嘴,温柔的帮他擦眼泪的井然却把手指伸进了他嘴里玩弄起了他的舌头,听到柯泽的话而下意识的摇头反驳的动作也因为被井然捏着下巴而做不出来。
井然玩了一会就被君君眼神里的委屈看的有些心虚,他拿出手指,弯腰打开了柯泽在君君身上做乱的手,然后把君君从柯泽身上抱了起来,埋在后穴已经疲软的性器被抽了出来,君君把头埋在井然肩头呜咽了一声。
柯泽看着井然把君君放在钢琴上,他让君君的双腿环住了他的腰后俯身吻住了君君,他一边用手指在君君的雌穴里慢慢的抽送扩张一边释放了自己被裤子困住而疼胀已久的性器。
“他那儿肿了,不让人进。”
井然不理会柯泽在旁边说的风凉话,他抽出手指粗大的性器抵住了雌穴口开始慢慢的往里挤,硕大的龟头刚刚挤进他就感觉到了雌穴比以往不同的紧致,好像确实是肿了,就在他想更往里深入的时候,君君却挣扎着哭叫了起来。
“井然不要嗯…疼呜…那里肿了不…不要进去好不好,后面嗯啊…君君后面给井然插,不要插前面……”
井然看着君君哭红的眼睛有些感到心疼了,他点点头哄着君君让君君放松,然后他慢慢的从紧致的雌穴里抽出自己的性器。
“君君,前面是昨天被樊伟肏肿了还是被自己玩肿了?”
君君听不出来柯泽话里的嫉妒,可井然能听出来,因为他也嫉妒樊伟,樊伟作为君君的经纪人和金主可以一直陪着君君,而他和柯泽只能在一周里一天的所谓钢琴和小提琴的辅导课时间里占有君君。
“是…是经纪人哥哥,君君才不会自己…啊啊疼呜—井然出嗯啊啊——”
即便猜到了,可在听到君君承认的时候井然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心,他把退到穴口的性器一股脑整根插了进去然后大力的开始了抽插。
娇嫩而又淫荡的雌穴即使昨天被玩弄到了红肿今天却依然能分泌出足够润滑的淫水,粗大紫红的性器快速进出着烂红的雌穴,每一次抽送都伴随着“噗哧”的水声。
君君哭叫着拍打井然的肩膀,他甚至还呜呜哭着扭头傻傻的寻求着刚刚欺负过他的柯泽的帮助,柯泽对君君求助的眼神很适用,虽然他知道井然不会把君君还给他。
“井然,适可而止,我和君君的课后补习可还没结束呢。”
井然瞥了柯泽一眼,出乎柯泽意料的,井然不止没无视他,甚至还把君君托着君君的腿弯把人抱了起来,姿势的变化使性器在雌穴中进的更深,硕大的龟头定在了敏感的宫口上,酸疼的快感和摔落的恐惧让君君颤抖着紧紧抱住了井然。
柯泽看井然抱着君君面对着他的动作他就懂得了井然的意思,柯泽走过去托着了君君的屁股掰开了君君的臀瓣,臀缝间刚刚被他肏弄过的小穴已经有些合拢了,只有穴口还留着他刚射进去的白浊。
君君不明白井然是什么意思,直到柯泽的性器抵住他的后穴时他才明白这两个人的意图,君君没经历过两个穴一起被这样肏弄的快感,他害怕的挣扎了起来,眼泪大滴大滴落了下来。
“君君乖,会很舒服的。”
柯泽一边掰开君君的臀瓣插了进去一边在君君的耳后低音的哄着他,井然在柯泽插进去后等了一会后两个人默契的开始了抽送。
“嗯啊啊—慢唔…晚上啊嗯—有见…见面会…哈啊啊…求嗯啊…”
君君不再求他们两个停下来,他只是求他们慢一点,让他可以有体力参加晚上的粉丝见面会,他想要参加见面会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喜欢他的粉丝,另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想要见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一个战斗粉粉头,骂人的时候一个脏字不带都可以把人骂到销号,他是君君的第一批粉丝,也是他一直战斗在前线保护君君,虽然君君已经私聊这个粉丝表达谢意很多次了,但他还是想见他一面,因为这个一直保护他的人让他想到了没遇到樊伟之前他没搬家的时候在小学初中高中里一直保护着他隔壁家哥哥,他想借着这次见面会见见他。
柯泽和井然当然不知道君君在他们两个人怀里还想着见其他男人,他们只知道君君很重视这次见面会,两个人只能放轻了动作。

 

君君在后台换好衣服化好妆紧张的准备着上台,樊伟并不知道君君是因为即将见到别的男人而紧张,他只觉得紧张的君君可爱极了。
樊伟伸手帮君君整理了一下领子,结果看到了君君后颈处一个刺眼的吻痕,樊伟皱着眉向化妆师要来了一个粉底恶狠狠的在那个吻痕上扑了几下,君君感受到他的怒气有些害怕的低头玩着手指不敢看他,樊伟气鼓鼓的在君君涂着草莓唇膏的唇上狠狠咬了几口,把君君本就红嫩的唇咬的更加艳红,陪着今晚的妆容跟以往可爱的他不一样,竟然有几分妖气。
“下回让井然他们小心点,听没听到。”
“嗯嗯!”
樊伟看君君乖巧的点了点头才满意的在主持人的提示下让君君上了台。

柯泽一直默认他和井然是同一战线,因为君君很明显的没有喜欢他们任何一个人,但即使这样,君君最有可能喜欢的还是每天照顾他的樊伟,所以他和井然能勉强的站在同一战线去给樊伟找不自在,可他们三个都没想到,君君如果爱上他们三个人之外的人怎么办。

樊伟看着名为私家侦探的人传给他的几张照片,君君和一个穿着打扮又土又傻的人抱在一起,脸上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开心。
樊伟沉着脸看了一会儿,把这几张照片同时发给了柯泽和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