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ombustion

Work Text:

*
卡米尔会成为omage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像他分化这么晚的人,相对少见。学校里很多人都在暗暗猜测他的第二性别:应该是beta吧,依照他的性格……但也说不定和他大哥一样,是个Alpha。
谁能想到他会成为一个omage呢?

“你怎么想?”
“啊?”卡米尔抬起头,走在他前方的雷狮停下了步子,侧过身来看着他。他理了理围巾,说:“我准备买点抑制剂,先度过之后的发情期……。
然后,如果很不方便的话,我在考虑做腺体切除手术。”
虽然雷狮从家里脱离了出来,但到底无法彻底断绝关系。他家黑白通吃,以后还说不定会出点什么事。omage的身份太软弱了,如果以后真的有需要上的战场,这就是最好的靶子。
雷狮挑了挑眉,否决了这个方案:“不行。切除对身体伤害太大,弊大于利。”
他伸出胳膊,把卡米尔揽到他身边,搭着肩膀,慢悠悠继续向前走去,说:“这个事情我来处理。你请完假之后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
卡米尔乖乖的点了点头:“嗯。”

雷狮拿着卡米尔的omage证明去买抑制剂。店员好奇问了他一句:“这是你的恋人吗?”
“不是,”雷狮心不在焉的回答,“我弟弟。”
店员了然的点点头,又说:“如果他有Alpha对象的话,还是让Alpha来解决比较好。看记录他应该是初潮吧?初潮很难熬的,很多omage都是在初潮里落下了一些毛病,虽说后来也可以慢慢养好……但总归对身体不好。”
雷狮抬起下巴指了指抑制剂,问:“打抑制剂不行?”
“当然可以,”店员利落的把抑制剂装好递给他,说,“只是初潮来势汹汹……抑制剂压不住,除非过量注射。”
雷狮当然不可能让卡米尔过量注射。
他之前从没想过卡米尔会分化成omage,而他本人又对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毫无兴趣,所以也没怎么关心过omage相关的资料。以后说不得还得去买些书来看……不过也不一定。也许卡米尔自己知道,到时候让他讲给他就好了。

他拎着袋子回家,卡米尔已经乖乖坐在沙发里等着了。桌子上是刚刚摆好的饭菜,钟点工已经走了。
他站在门口换鞋,卡米尔就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袋子,看了一眼。
“大哥给我买了抑制剂?”
雷狮嗯了一声,说:“你先用这个。”
卡米尔点点头,把抑制剂放在柜子里收好。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挠了挠脸,才有些犹豫的问道:“大哥不让我切除腺体……但是一直依靠抑制剂是不是有些不稳妥?”
雷狮拉开椅子,看了他一眼,说:“你听我的就行。”
这显然是不打算给他解释了。卡米尔有些纠结,但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走到了餐桌跟前。

*
这是第三天。
这两天卡米尔一直在家等待他的第一次发情期,倒是雷狮一直在外面也不知道忙些什么——他可从来不是按时乖乖上课的类型。卡米尔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每次观察雷狮的时候,都发现他正在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大哥是在为我的事情苦恼吗?
身体又开始发热,卡米尔叹了一口气,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这是初潮的预兆,伴随而来的还有徒然飙升的敏感和饥渴,不过好在时间持续并不长久……只要忍耐……
但这一次的时间比之前的都要长,直到后穴开始缓缓分泌粘稠的液体并收缩,卡米尔才迟钝的反应过来:他的初潮,开始了。
他的腿已经开始发软,但这并不阻碍他走到装着抑制剂的位置上去。柜子的门好像变得沉重,卡米尔尝试了两三次才打开。他取出一只抑制剂,小心的从胳膊注射了进去。
身体的力气稍微恢复了一些,卡米尔把袋子抱在怀里,慢吞吞的往床上挪动了过去。他看了一眼表,也不过刚刚下午三点,雷狮平时是不会这个时间回来的。外面阳光灿烂的很,墙壁都成了金色,让人觉得懒洋洋的,想躺在床上不动。
他把袋子放在枕头旁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衣服脱了个干净,只留下内裤。床和被子都是雷狮挑的,赤裸的肌肤和柔软细腻的面料接触的一瞬间,卡米尔忍不住舒适的叹了一口气。
omage的初潮比平时要短,只有两天的时间。但是书上说,感觉也会比平时强烈两三倍。他有信心熬得过去,只要足够小心,雷狮给他买来的抑制剂就足以——

第二波潮水汹涌而来,卡米尔抖了一下,感到了一瞬间的窒息。他的腺体正在成熟,他已经可以从空气中闻出来那些他尚未分化时没多少感触的味道:主要是他自己的味道,黏乎乎的奶油,香甜可口。
但还有雷狮的味道。当然啦,他们兄弟就住在一个房子里,雷狮作为一个强大的Alpha,就算他无意如此,气味的附着力还是很强的。
卡米尔闻不出来那是什么酒,只觉得很辣,很香。他的身体被空气中独特而强大的Alpha气息吸引,情不自禁的吸了吸鼻子,想更多的嗅到这个味道。
原来大哥的信息素闻起来是这样的……卡米尔迷迷糊糊的想。
omage本能在督促他去找这个和他亲密无间的Alpha,后穴的水都快溢了出来。卡米尔不适的扭动了一下,小声嘟囔:“不能麻烦大哥……”
他的眼睛盯着手机,手却被他自己塞进被子里,不准拿出来。
他无意识的用手指磨蹭着自己身体的部位,发了一会儿呆之后才想起来是不是应该给雷狮打个电话:不是让他回来,而是让他别回来。他真的没想到他会对雷狮的信息素起反应。
卡米尔咬了一会儿嘴唇,这个理由成功的说服了他自己。他伸出手去那手机,手指上面的汗直接在屏幕上留下了水渍。
他用快捷方式拨打了雷狮的号码,很快就被接了起来:“喂?”
卡米尔的呼吸停了一下。他一直是知道大哥的魅力的,但这是他第一次直观感受到;那声音从听筒里钻出来,钻进他的耳朵里,那一瞬间他恨不得是雷狮本人在贴着他的耳朵说话,说完了,还能舔一舔他。
“……大哥,”他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声音里的镇定,“您今天还回来吗?”
雷狮回答:“当然啊。”他停了一下,反问:“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
卡米尔实在不知道怎么跟雷狮说自己的请求。他只会顺从雷狮的命令,但还没有过他要求雷狮做什么。
那边雷狮推开了书店的大门,走到了街上,大步向家的方向走去。他尽力放轻了声音,问:“你发情期开始了?”
“嗯……”
雷狮招来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我马上回去。”他挂掉手机,甩上车门,对司机师傅说:“直走左拐,第一个小区就是。开快点。”
司机师傅看了他一眼,问:“家里有急事?”不然这么近很少有人会选择打车。
“嗯,”雷狮摸着嘴唇,咧嘴笑了一下,道,“很急的事。”

*
卡米尔看着挂掉的电话,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十分生无可恋。但是雷狮已经说了他要回来,他总不能再打个电话过去说,大哥,你别回来了。估计他真这么干了,雷狮不仅要回来,还得罚他。
他又给自己注射了一次抑制剂,努力放松自己,等着自己无所不能的大哥回家。

雷狮推门而入的一瞬间,比起耳朵,卡米尔的腺体更快的捕捉到了这个动静。
他的的血液沸腾起来,他身体深处的欲兽看见了目标,蠢蠢欲动,想去贴近那个Alpha。
雷狮在门口顿了一下,很快关好了门,把甜糊糊的信息素味道锁在了家里。他是一个很强大的alpha,哪怕正被一个纯净的处子的信息素所诱惑,他依然可以镇定而条理有序的行事。
他取出之前买好的营养剂,又从厨房倒了瓶水,这才站在卡米尔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我进来咯?”
他等了一会儿,只隐约听见床被翻腾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门后是一个面色通红、眼睛里含着水汽的卡米尔。
卡米尔看见他手里拿的东西,咽了口唾沫才勉强镇定道:“谢谢大哥。”他伸出手去想接过来,结果只是堪堪划过雷狮的手指尖。
那一瞬间他俩俱是一愣,卡米尔膝盖一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雷狮下意识的用空出来的手扶了一把。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可惜空气里全是omage的信息素,实在没法帮他冷静多少。他使了点力气把卡米尔拎直,盯着他的眼睛说:“我要进你的房间。”
也不知道到底是请求还是命令。卡米尔逃避的垂下眼帘,小声答应了。下一秒,雷狮就半搂着他进了房间,顺道把门也关上了。他把卡米尔扔回床上,刻意不去看对方光溜溜的身体,低着头将抑制剂、营养剂和水在床边的小柜子上摆好,才扭头重新去看卡米尔。
卡米尔躺在床上,羞耻的不行。他盖上被子也不是,不盖也不是,只能僵硬的减小呼吸,紧紧抿着嘴唇捏着手指,让自己不要扑上去。
Alpha对他太有吸引力了……
雷狮就这么盯了他一会儿,不声不响的走到床边,蹲下来看着他,声音放的很轻,问:“卡米尔,是不是很难受?”
卡米尔眼睫毛颤抖个不停,说:“还好……”
雷狮又说:“我这几天去看了看书。omage第一次发情期的话,如果硬捱,很容易留下一些后遗症,最好是有Alpha陪着。你觉得呢?”
卡米尔哪里听不出来他的言下之意。他几乎是哆嗦着回答:“都听……大哥的……”
很好。雷狮满意的微笑起来。
他站起身,先是拽掉了自己的手套,然后拆下自己的头巾,随手扔在一旁的凳子上。然后是上衣、裤子。
他就那么若无其事的在一个发情的omage身边袒露身体,简直让人说不出来到底是不是有意诱惑。
卡米尔这下干脆把眼睛紧紧闭上了。他一直都知道雷狮身材很好,但是他很怕自己看见之后会真的扑上去——那、那太过了。
他忍不住在床上轻轻扭动了几下身体,欲望似乎即将被满足,他内心的欲兽已经站了起来,开始烦躁的踱步,责怪他为什么没有主动去捕猎。
雷狮坐到床上的时候,卡米尔非常明显的颤了一下。他笑了笑,面冲卡米尔侧着身躺下,抬手搂住卡米尔并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肌肤相触的感觉太奇妙了,卡米尔轻轻的嗯了一声,而雷狮已经被这个身体所吸引,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卡米尔的后背,顺着脊椎骨轻轻磨蹭。omage因为情热而发出的汗成了吸附他手掌的东西,他一边抚摸,一边问:“这样是不是舒服一些?”
“是……是的……”
卡米尔头埋在雷狮的颈窝,左手忍不住去抓雷狮的衣服,结果却摸到了雷狮的腰。Alpha因为信息素的原因早已勃起,滚烫的阴茎正贴着他的小腹和他自己的阴茎。他为这温度颤抖。
“大哥……”他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雷狮,问,“那我还用……抑制剂吗?”
雷狮低着头看他,用手指捏了捏他潮红的脸蛋,说:“我会给你一个暂时标记,不需要那些了。”
“好。”卡米尔说。
雷狮却没错过当他说出标记这一词的时候,怀中柔软发烫的身体再一次颤抖了起来。
他徒然起了作弄的心思,手指顺着腰窝一路下滑,却没有拉开最后一层布料,只是隔着内裤去戳omage的后穴:“卡米尔,你湿的好厉害啊……”
他故意把热气喷吐在卡米尔的耳朵边,满意的看着卡米尔的这个耳朵都变得通红。
后穴被手指惊了一下,随即就开始努力的收缩,试图把那根手指嘬进穴里。卡米尔呜了一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把头往雷狮怀里埋的更深一点儿。
“shhhh……没事的哦。”雷狮安抚着他,却毫不客气的狠狠顶弄了一下努力开合的甬道,换来了一声没憋住的呻吟。
他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弄着送到嘴边的omage后颈处的腺体,并时不时用牙齿轻轻咬一咬,调弄着omage的情欲却并不给个痛快。
卡米尔的脚趾纠缠到了一起,他终于细细的呜咽起来:“大哥,不要玩了……”
雷狮咧嘴一笑,痛快的扯下卡米尔那基本上湿透了的内裤,而卡米尔只能哆嗦着抬起腿任他剥去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他摸了摸穴口,随即伸了一根指头进去,就那么搅合了一圈,便直接添成了三根。
“啊……啊啊……”
年轻的omage从未有过这样奇怪的感觉,他情不自禁的挺起腰,下巴也扬了起来,茫然失措的眸子便对上了雷狮的。
雷狮看着他,笑着问:“舒服吗,卡米尔?”
那三根手指在后穴里玩的不亦乐乎,探到敏感点后更是恶劣的用指尖捏住,来回揉捏。卡米尔只觉得过电般的快感从后穴里直直的窜了上来,那肉穴收缩的频率越来越快,卡米尔抖的也越来越厉害。没过一会儿,他就射了。
“唔……”雷狮等后穴放松了才把手指抽出来,随手捞了一点液体抹在圆润的臀部上。他看着怀里大口大口喘气的卡米尔,打趣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哦,卡米尔。”
卡米尔艰难的平息着高潮的余韵,模糊不清的嘟囔着:“大哥……我也是第一次啊……”
是啊,他怀里的omage还是个处子呢。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雷狮拿了一瓶营养剂,掰开玻璃口之后递到卡米尔嘴边,对方就着他的手喝了下去。趁着刚高潮完,下一波还要点时候,雷狮又喂了他一点水。
他见卡米尔都喝完了,神态也慢慢放松了,不再是还没高潮之前紧绷的样子,才说:“我说的临时标记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做好觉悟了吗?”
卡米尔一怔,随即唇角弯弯的笑了起来。他说:“当然,大哥。我从不把你的话当玩笑的。”
“很好,”雷狮点点头,伸手摆弄着他,让他背对自己躺下。
“唉……大哥?”
卡米尔下意识的回头找他,被雷狮轻轻亲了亲头顶,然后就被抬起了一条腿。雷狮把自己的腿插进卡米尔的腿中间,被晾了很久的、属于Alpha的阴茎终于顶上了omage的后穴。他咬着卡米尔的耳垂通知他:“我进去喽。”
那根阴茎随着他的话语缓慢的塞了进去,卡米尔吃痛的吸了一口气。毕竟是第一次,即使是omage,也很难轻松吃进去一根这么粗大的阴茎。他的大腿根轻轻颤抖着,却仍勒令自己放松,来接纳雷狮。
雷狮在他后方闷笑,心想:我的小处子……真是太可爱了。
他再一次用牙咬住卡米尔后颈处的腺体,提醒似的舔了舔,随即狠狠的咬了下去——与此同时,Alpha的阴茎也毫不留情的一捅到底!
“啊!”
卡米尔惊叫出声,他无法分辨这一刻更多的是快感还是痛感,被Alpha注入信息素的腺体只麻木了一瞬间,就将成千上万的快感传递到他的大脑里,而后穴被填满的满足感又暂时让心底那只欲兽满足的舔了舔牙。
“大哥……”他带着哭腔呻吟着,伸手去握环在他腰上的雷狮的双手。
雷狮反握住他,将阴茎退出去一些,又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太狠了,怎么那么深——
雷狮听出来他声音里的欢愉已经越过了痛楚,心情颇好的亲了一口被他咬出血的腺体,开始不停的顶弄着怀里omage的敏感点——在他用手指时就摸清了的地方。
“啊……啊……哈……嗯……”卡米尔试图忍住呻吟声,却被看穿意图的雷狮威胁道:“不许忍着,叫出来。”
刚刚被标记的omage无法违抗他的Alpha,更何况卡米尔从没有违抗过他的大哥。他只好顺从的张开嘴,任由呻吟和口水一起流泻出来:“大哥……大哥……啊……太……”
雷狮自认已经手下留情,考虑到这是卡米尔的初次,他已经尽力的温柔相待了:“如果不舒服,就说出来。”
“没有……”卡米尔微不可见的晃了晃脑袋,雷狮猜他可能是在摇头,“很……嗯……很舒服……”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抓紧了雷狮的手,不知不觉中成了十指相扣的样子。
“舒服就好。”雷狮低低的笑了起来。他舔吻着卡米尔的肩胛骨和后背,留下一片红色的痕迹。“卡米尔让我也很舒服哦。”
“哈……这样……这样吗……嗯……”被人顶着敏感点碾磨,卡米尔舒服的脚尖都在发抖。他尚有思考的余地,却也只勉强够听进雷狮在说什么而已。
他就快要被雷狮送上高潮,却被雷狮捏住了前端,他的大哥悄声对他说:“你还有一天呢,卡米尔。为了保持体力,就忍耐一下吧?”
卡米尔难受的哼哼起来,他的腰扭来扭去,试图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结果除了让后穴吞下更多肉棒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大哥……大哥……”媚肉讨好的嘬着肉棒,卡米尔带着哭腔几乎就要求饶。但他仅存的一丝神智告诉他:雷狮还真不是在欺负人,他们准备的并不充分,如果不想之后射无可射,他最好还是听雷狮的。
所以最后他也只好咬着嘴唇,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射不出去,就只好喊的更大声一些来发泄那些溢出来的快感。后穴已经高潮了两三次,雷狮却一次都还没射,层层推积的快感就要逼死他:“大哥……快……快一点……”
“这可是你要的。”
下一刻,omage就被逼的扬起了脖颈,无声尖叫起来。
“太……太……”太多了,快感太多了,卡米尔觉得自己已经哭了。“啊啊……啊……大哥……呜……”
雷狮知道他不好受,看见他眼泪下来到底还是心软了。他狠狠的顶了几下,在后穴疯狂的收缩之中痛痛快快的射了出来,同时也松开了捏着卡米尔前端的手。
“啊啊啊——”
卡米尔发誓他这辈子都没用这么大的音量叫过。但是性是由不得人的,高潮太凶猛,吞噬掉了他所有的理智,让他只能顺应本能颤抖、尖叫。
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雷狮正安抚的抚摸他的肚皮,就像是抚摸一头幼兽。他听见雷狮温柔的对他说:“睡一会儿吧,卡米尔。”
他便顺从的钻进了暗黑的梦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