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是不是喜欢我R】meow

Work Text:

【吕天逸24h/24:00】

【你是不是喜欢我】Meow

* 注意:猫-尾

“顾凯风你买了什么东西啊,这么多。”林飞然瞪着眼睛看着物业把两个大快递盒拿进门,直到门被关上了还愣在原地。两个人已经搬出去住了,小公寓房,不大,但是被布置得很温馨。这样就不用在宿舍里住了,还清净。

林飞然还穿着毛绒睡衣,身后带着圆滚滚的小兔子尾巴,晕晕乎乎地站在门口。顾凯风从阳台进来,手上还拿着浇花的水壶。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给仙人掌浇水了。”林飞然揉着眼睛朝他走过去。他还没完全睡醒,一头扎进顾凯风怀里,蹭了蹭头发。“箱子里是什么呀。”

顾凯风挑了挑眉,轻声笑了下,揉了揉林飞然的头把水壶放到旁边。“宝贝儿自己拆开就知道了。”

“买给我的?!”林飞然猛地抬起头,惊讶地看着顾凯风。此刻阳光正好柔和地洒在他背上,整个人散发着温柔的气息。林飞然推开他转头就去门口蹲着,三下五除二就要把箱子拆开。还没打开最里面的一层,顾凯风就单手把他捞起来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拖着其中一个箱子往房间走。“我们回房间看。”顾凯风嘴上说着,手还在林飞然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林飞然踢了两下脚,又怕自己掉下去,带着兔耳朵的帽子一下挂在了头上,随着动作一甩一甩的。他放弃挣扎地埋着头,进了房间就被轻轻地放在了床上。接着顾凯风就退了出去,还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这是给我买了什么,林飞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快速地拖过盒子打开。

林飞然:....!!!

顾凯风正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看了会手机,过了一会儿就打开了摄像头对着房间,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房间里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林飞然红涨着脸拉开门,气势汹汹地大喊道:“顾凯风你怎么这么坏!”一边说着还把手里的东西往外丢,活像受了气的小媳妇。

他丢完之后狠狠地瞪了眼顾凯风,见他还举着手机,转身甩上了门。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步,在床上坐了会又站起来,脸上还满是红晕——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

顾凯风怎么能买那种东西!他红着脸想到,感觉整个人都发着热,身边的空气都要被灼伤了。方才他坐在床上,先是拿出带着按摩棒的猫尾巴,又是各种乱七八糟的衣服。

他越想越羞,脑子里还不自觉地脑补了一下那种场景,猛地回神才发现竟然是有点喜欢的。

太羞了。林飞然想。他猛地钻进被子里,把自己闷在床里。没过多久就听到顾凯风在门口敲着门喊他。

“宝贝儿?然然?老婆?来给老公开个门。”顾凯风站在门口弯着腰说道,一想到刚才林飞然羞红的脸颊就热血上涌。“宝贝儿我错了,你给我开个门好不好?”

林飞然从被子里钻出一个脑袋,闭着眼大喊:“你买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错!”

顾凯风哑然一笑,林飞然既然开口了,多半是已经不气了。他更加耐心地说道,“这不是看着可爱,就想到你了...”

林飞然闭着嘴不开口,听到这话脸又红了。他慢慢磨蹭下床,挪到门口,悄悄拉开一条小缝。

顾凯风看着他的小脸儿深吸了口气,直接撞进了门,反手就把门带上了。林飞然低着头不敢看他,还没说什么就看到顾凯风身后拿着的猫尾巴。

“我不会戴的。”林飞然低低地开口,声音里还带着颤。顾凯风眯着眼睛盯着他,柔软的头发贴在额头上,脑后还翘着几根,眼睫毛在空气里打着颤,投下小小的一片阴影。

“是情人节买的。”他突然开口道,“就当送我的礼物好不好?”

林飞然的手指捏了捏衣服角,一脸不信任地瞄了他一眼,接着低头纠结着。顾凯风也不急,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半晌林飞然一把把猫尾巴拽过去,“嗯....还不是为了你!就这一次!”他伸手要去推顾凯风出去,顾凯风不动,把他按在墙上亲了口,低声说着:“宝贝儿,你知道我们这像什么吗?”

林飞然刚要捂着他的嘴怕他说出什么惊世骇鬼的话,还没来得及就听到他接着说:

“白日...”

“你出去!”林飞然狠狠地推了他一下。

顾凯风站在门口就像一个面壁的学生,只不过这个学生嘴上不停,一直念叨着“好了吗?我可以进去了吗?”林飞然没回答,他慢慢脱下衣服,看着猫尾巴愣了愣神,接着咬着牙将挤着润滑剂的手指向后探去。

他浑身已然泛着红,呼吸不断加重着,前端半挺,因为手上的动作胸口挺起,乳尖殷红。他小幅度地抽插了一会儿,后穴敏感地勾勒出三根手指的形状。

应该可以了,林飞然头晕脑胀的,将兔尾巴缓缓地推进去。按摩棒很大,狰狞地进入后穴,有些异样的冰凉。他咬着牙,眼里泛起水雾,眼眶泛着红。大腿内侧白皙的软肉泛红发抖,后穴被完完全全的撑开,整个人都散发着迷乱的气息。

顾凯风进到房间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林飞然侧着身躺在床上,身后的猫尾软软地贴着他,让他整个人就像一只懒散的小猫一般,嘴里还微微喘着气,粉红的小舌时隐时现。

顾凯风眼神一暗,快步走过去,就听到林飞然小声地开口:“这个好大...”

“和老公的比谁的大?”顾凯风俯身按了按后穴口,林飞然身体颤抖两下,尾巴顺着动作摇动着。

“老公的...”他闷在枕头里闷声说。

顾凯风脱下衣服,把林飞然抱起来,手指不断拉扯着尾巴,揉捏着臀肉,按摩棒在后穴里进进出出。林飞然呻吟不断,想要挣脱开,却被顾凯风舔咬着乳尖,化成了一滩水。

后穴已经水淋淋的不成样子,淫液的味道在空气里微微散开。林飞然眯着带着水雾的眼睛看着顾凯风,仰着脖子扭了扭腰。顾凯风将他前端握着,不轻不重地捏了两下,看到这人儿迷离着双眼,俯身在他耳边说道:“小猫儿,叫声听听?”

林飞然红着脸,半晌之后轻轻开了口:

“...喵。”

end.

一辆假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