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长岛冰茶

Work Text:

肖骁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
他记得自己只喝了一杯长岛冰茶。甜蜜与辛辣共存的后劲返上来,肖骁迟钝片刻后眨了眨眼,密长眼睫细细窣窣地扫过布料,他才意识到眼睛应该是被人蒙住了。
他刚一动手腕,就有人按住他,撬开他的唇齿吻了上来。

这个人亲得很凶,几乎快要是咬了,肖骁茫然地顺着他亲上来的力道后仰,因为看不见,险些撞上身后的墙壁还是什么,好在被一只手托住了后脑。
对方口腔里有淡淡的烟草味道,不过没有酒的余味。肖骁自己虽然爱喝酒,但最厌恶别人带着酒气未消的嘴巴吻他。肖骁往旁边让了一下没躲开,不得不开口问:“利晴天?”

对方隔了两秒没说话,随即笑着承认了:“不叫我晴天哥哥吗?”
肖骁说:“把眼罩解开就叫。”
利晴天一边继续亲吻他的脸,一边去解他的衬衫扣子,笑问:“你觉得可能吗?”
知道他看不见,肖骁还是翻了个白眼,说:“那你想得美。”

“你好可爱。”利晴天发自内心地称赞他。
肖骁倒是没什么反应,估计是在想“你他妈第一天认识我啊”。

北京刚下过雪,肖骁今天出门外面只穿了件薄风衣。这会儿风衣被往下拉扯,松松垮垮挂在他手肘,反而成了肖骁身上的桎梏。他挣了一下没挣开,手向后摸索,居然又被他摸到了一个人的衣角。
——那只垫住他后脑的手不是利晴天的。

意识到有第三人在场,肖骁不由僵了一刹那,那第三人一时半会竟然也没有吭声。
“陈子由。”利晴天笑着揶揄看向第三人,主动叫破了他的名字,“害羞什么呢,过来啊。”

“……陈子由?!”肖骁这回是真的完全意料之外,“利晴天你有毛病啊,叫个直男掺和什么?陈子由你给我滚回家看A片去,少……”
话音未落,肖骁的下颌再度被人掰住,柔软温凉的嘴唇,微微湿润地覆了上来。
“我也想上你的。”陈子由轻轻说。

肖骁像是怔住了,好半天都没反应,一动不动地任由陈子由亲吻。利晴天凑在他耳边说:“你果然喜欢他。”
“……唔。”肖骁隔了片刻以后说,“我只喜欢他的脸,不过肯定比喜欢你多。”

肖骁不愧是拿过bbking的人,成功在一句话以内惹恼了面前的两个雄性生物。身上所有扣子被以更快的速度解开,他衣襟半敞,身下的牛仔裤也被剥了一半。
陈子由拂开肖骁的衣襟,用指尖将他的乳尖揉捏得嫣红挺立,随即半跪在他身前,将左侧的乳粒含进嘴里啜吸。
肖骁大腿根还在打颤,又被利晴天脱掉了牛仔裤,分开他的双腿,强迫他单脚踩在冰凉的大理石洗手台上。利晴天一手沾了浓稠透明的润滑液,拨开他的内裤朝小穴里面顶,另一手持续掰开他的腿,手指在清瘦雪白的脚腕上轻轻摩挲。

肖骁这回反应过来自己在什么地方,一面压抑不住地喘息一面骂:“你们神经病啊,为什么要在这里……嗯!”
利晴天湿漉漉的手指顶开他小穴的瞬间,外面传来有人尝试推门的声音。

肖骁尝试去摘眼罩无果,实在不清楚自己是在个什么境地,会不会随时被路人看见,只得咬着嘴唇,强行把呜咽和呻吟都咽在喉咙里。
利晴天在他穴里抽送的手指已经加到了三根,肖骁把嘴唇咬得血红,只偶尔从唇齿间漏出难以压抑的泣音。

陈子由看肖骁被弄得难受,一面继续啜吸他的乳头,一面伸手下去抚慰他的性器。
肖骁的阴茎其实已经半勃了,陈子由先轻轻抚摸他的囊袋,再慢慢向上,拨开头部脆弱的薄皮,露出还沁着粉红色的、极度敏感的顶端。他指尖一摸上去,肖骁就重重地啜泣了一声。

刚好这时候外面那人已经推门进来了,他浑然不知地放水,甚至于还惬意地哼起了歌。
肖骁这一声啜泣,外面的哼歌声几乎立刻停了。

肖骁脸烫得厉害,眼睫簌簌地抖,他偏过脸像是想找什么,陈子由直起身,吻住了他的嘴唇。
好像只有一秒钟,又像是过了一年,外间的哼歌声才再度没心没肺地响起。

利晴天直到肖骁的小穴已经能吞下四指,才将自己的阴茎慢慢顶了进去。
这凶器是真正叫人望而却步的18cm,虽然他拓入的穴道已然又湿又滑,但进到最后还是显得有些艰难。肖骁一直到听见路人吹着口哨离开,才带着哭腔开口骂人:“疼……套都不带,我日你老……”
利晴天没等他说完,低头在他汗漓漓的脸颊上啾了一口:“反了,现在是我在日你。”

肖骁看样子还想说话,不过他刚一张口,利晴天就挺腰重重撞了一下,肖骁只能攥着陈子由的衣服哽咽:“你去死……别顶那么深、日你、唔……要穿了啊……”
利晴天抓着他的腰,在他潮湿紧窄的穴里啪啪抽送,透明的润滑液在进出间被带出来,滴滴答答地往外淌,一部分流到大理石台面,一部分蹭到泛着糜红的大腿根上,亮津津地反着水光。

期间还有路人不断地开关门进出,肖骁虽然知道了他们很可能看不见自己,但依然忍不住会屏息紧张,小穴也抽搐似的夹得尤其紧。
利晴天爽得直倒吸冷气,腰上像装了马达似的狂抽猛送,最后一下几乎顶到了极限,肖骁像是察觉到什么,呜呜咽咽地抗议:“你别射进去!”

利晴天伸手捏了下他的鼻子,说:“叫哥哥。”

“利晴天你个贱人……!”肖骁咬着牙说,“别再,你……别射进来,嗯哈……哥、哥哥!晴天哥哥,求你了……”他本来还嘴硬,结果最后两下操得太深,肖骁实在受不住,只好断断续续哭着叫了。
没想到利晴天竟然没拔出去,就在肖骁体内内射了。浓稠的精液一股股打在肠壁上,利晴天恋恋不舍又吻了肖骁好一会儿,才把软下来的阴茎从他身体里拔出去。

白色的精液粘答答地顺着穴口一并流出来,肖骁气得要骂人:“不是说了别射进来?!”
利晴天理所当然地说:“我只是叫你叫哥哥,又没答应你叫了我就不射进去。”

肖骁气冲冲直接踹了他一脚,利晴天笑嘻嘻地挨了——肖骁这会儿也没什么力气,反倒让穴口的精液流得更厉害了。
陈子由和利晴天换了位置,用湿淋淋的手指去搅拌肖骁的穴口。陈子由身高187,比利晴天的手指来得更长,特别是他刚才替肖骁抚慰前端的时候,还让他出来过一次,这会儿手上沾的精液,既有利晴天的,也有肖骁自己的,这更加重了肖骁的羞耻感觉。

利晴天瞥见肖骁泛红的耳根,心里不知涌上一阵什么滋味,挨过去逗他:“别光喜欢他的脸,你想看他的鸡巴吗?”
肖骁唇微微抿了一下,说:“我也挺喜欢你的,别那么无聊。”

利晴天愣了片刻,才笑起来,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耳垂。
——就是肖骁这样多情又薄情,三人行似乎才成了眼下状况的唯一最优解。

陈子由也听见了肖骁的回答,眼神稍稍黯了下,主动抬起手扯掉了肖骁的眼罩。
肖骁眯着眼,好一会儿才算睁开了眼。他眼尾通红湿漉,已经沁出了生理性泪水。他先看见陈子由英俊的脸,旋即目光下移,才见到那狰狞怒张的肉根。
陈子由的长度虽然不及利晴天,粗度甚为可观,他阴茎是与他那张清新俊脸极不相称的紫红色,上面青筋虬结,看上去几乎到了有点可怖的程度了。

肖骁喉结才不由自主动了一下,陈子由就低下头看着他问:“想要吗?”
嫩红的小穴这会儿早被操得湿泞不堪,前人留下的精液还在滴滴沥沥地淌,肖骁刚想合拢腿又被陈子由按住了,陈子由又问了一遍:“……你想要吗?”

肖骁抬起眼睫看了他一眼——他生理眼泪流太多了,此刻眼睛水光荡漾,泪汪汪似的可怜又可爱。
陈子由就只好叹气,像泄了气的大型犬一样垂下头:“不说算了。”

虽然口头上是“算了”,陈子由手上可没停,叽叽咕咕地摸进肖骁穴里搅弄。
肖骁被他弄到敏感点,从鼻子里嗯地一声,搂住陈子由的脖颈,嗓音惫懒沙哑、活脱脱像是在撒娇:“……那你别插那么猛,疼死了。”
陈子由顿时胯下一跳,猛力点头:“我知道!”

利晴天心想,陈子由身后要是真有条尾巴,这会儿估计已经舞成旋风了。

陈子由也花了些功夫才完全操进去,等全根没入的时候,肖骁的小腹几乎都被顶出那肉根的形状来,他正抽抽噎噎地想骂人,又被利晴天扭过下颌强行接吻。
肖骁的空气被掠夺得所剩无几,一边挣扎一边还要被陈子由的可怖肉物“噗嗤噗嗤”捣弄,偏偏他还惦记着这地方随时可能被人发现,嘴唇咬得通红,只偶尔承受不住的时候,才从喉咙里溢出绵软淫媚的呻吟声。

到后面陈子由还把他抱起来操,将人抵在门板上,一次次挺腰重重侵犯湿软不堪的肉穴。利晴天一面和肖骁接吻,一面伸手下去摸他的穴,甚至强行把手指挤进已经撑满鸡巴的甬道,被肖骁抽噎着痛骂一通,才恋恋不舍把手抽出来。
最后陈子由也射在了肖骁身体里面,利晴天这期间早缓了过来,胯下坚硬多时,再度送进肖骁穴里,抽送不到百下就又射了出来。
肖骁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内射,都已经懒得骂他们了。因为被连续无休地使用撑开,小穴通红湿泞不说,还成了个合不拢的小洞,只要稍一活动,穴里的白色精液就汩汩地溢出来,沾了一腿。

他又哭又叫一晚上,这会儿已经困了,倦倦靠在陈子由怀里指挥:“我不管了,你们俩送我回家,要是我睡醒起来发现有什么问题,就都给我等死吧!”
陈子由忙着低头细细啜啜吻他眼睫,只能由利晴天笑着答应他:“知道了知道了,你睡吧。”

肖骁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居然真闭上眼睛无所顾忌地睡了。呼吸间鼻翼翕合,轻轻吐出那一杯长岛冰茶的余韵。

#长岛冰茶易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