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吕天逸24h /R】车

Work Text:

====

 

下课期间不止他们两人进卫生间,男孩子大多精力旺盛,新陈代谢频率也意外高,一时间,门外声潮涌动,鞋子踩在地板上发出嘈杂的响声。

林飞然不敢发声,就算顾凯风离他这么近,他也不敢就这么贸然喊叫。

但顾凯风的那个正顶着他的东西让他恐慌,林飞然哪里见过这个场面,与学校里的光大男同胞们仅有一墙之隔,而他,正在这扇薄薄的门后面,跟自己的同桌兼室友,亲密地相拥。

 

林飞然:我不!!!

 

顾凯风却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抬头望他,这人还在痞痞地笑。

“你害怕吗?怕外面的人?”
林飞然心道一句当然怕,面上又挂不住,瞪着眼睛低声说:“我才不怕,你先起来。”

 

“不起。”

顾凯风仗着他不敢反抗,肆无忌惮地在他脸上乱啃,逼迫他发出细弱的呻吟。

 

他也是实在忍不住了,每天晚上都被这小东西花式撩来撩去,就算是块铁板估计现在都已经被掰得不能再弯,更别说还是顾凯风这个天然gay。自从林飞然开始粘着他,基本上每晚,他都是在丁丁邦硬的状态下度过的。

大好机会,来之不易;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林飞然虽然表面上一副不太想跟他在卫生间里做这档子事的表情,但是推拒的动作并不明显,说明林飞然还是有那个心思的。所以顾凯风就干脆无视他的反抗,一手将他双腕一抓,反手按到两人胸口中间。

殊不知是因为林飞然是真的真的推不动他。

 

林飞然作势要踢他,顾凯风轻松闪开:“怎么还踢我呢小粘糕,叫声老公?”

林飞然被惹急了,却又挣脱不开,崩溃地说:“我不叫!”

不叫就不叫。顾凯风一边想着一边脱下裤子,顺便把林飞然也扒了,正低头去亲林飞然的嘴,就听门外的人突然喊了一句:“里面的人掉坑里啦?快出来!”

顾凯风面不改色地亲上去,顺便对门口翻了个白眼。

没见你顾哥正办嫂子呢么,瞎喊什么喊。

 

林飞然没有顾凯风这么厚脸皮,一听外面有人喊,立即抖了抖,仓惶地抓紧了顾凯风的校服,“唔唔”地推他。

顾凯风低声安抚:“不怕,门锁着呢。”

“我不要在厕所里……这……”
“难道你想我们现在一起出去吗?”

“……”

想想也不可能,难不成俩大老爷们还非得挤着一个马桶放水么。

于是现在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林飞然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低头看着顾凯风已经硬起的下体,正戳着自己的小腹,不由得菊花一紧,咽了口唾沫。

看顾凯风忍了这么久的架势,要是真的在这里干起来,估计够呛!

林飞然还想为自己的菊花挽留一下:“要不下次……还是下次吧……”

“又让我等下次?”顾凯风的声音大了一点,“你知道我忍了你多久了么。”

“可是……”可是又不是我让你忍的。

但是是你让他硬的啊!有个声音在林飞然耳边吼道。

他一下就丢了气势,刚露出的兔子耳朵又焉下去。

 

顾凯风还偏要在他耳边吐气:“要对我负责啊,小粘糕。”

 

顾凯风的手已经摸到他背后,林飞然下意识挺了挺腰,就把自己的胸口送进顾凯风怀里,顾凯风从下面撩起他的衣服,把脱下的外套搭在马桶盖上。

那还是顾凯风的外套。

林飞然看了那件外套一眼,立即想起被顾凯风拆穿时的窘迫,猝不防红了脸。

此时外面的人声好像也已经弱下来,只有零星的交谈声和脚步声,有好有坏,坏处就是,隔间里的声音变得更清晰了,只要响动再大一点,就能被外面的人听到。

顾凯风已经止不住开始兴奋起来——其实早就兴奋了他的手掌抚上林飞然的臀肉,正如想象中那样柔软,他忍不住多揉了两把,林飞然被揉得从耳根红到脸颊,心跳骤然飞快。

他从来没想过这种事,作为一个身心都极其纯洁的高中生,林飞然的心思从开始全心全意扑在“如何成为人群中心”这件事上,他连安心看完的片都屈指可数,更别说实战经验了。

但顾凯风的手在他身上摩挲时,有股奇异的感觉从皮肤交接处生起,不听林飞然指挥,在身体里胡乱游窜。

突然,身后响起敲门声。

林飞然被吓了一跳,上身猛地y弹起,紧紧搂住了顾凯风。

这个行为完全是下意识的,只是因为顾凯风离他最近,是这间隔间里唯一的大活人,仅此而已,但顾凯风很明显就想歪了,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身上满脸惊慌的人,被可爱得又硬了一些。

“里面怎么还没出来啊。”外面的人问道,“这都进去多久了,人都走了几轮了。”

另一个声音回答他:“别是有人搞事吧,躲厕所里抽烟?”

林飞然心想这可比抽烟严重多了,外面人声突然停止,林飞然还以为是他们都走了,正要松一口气,顾凯风突然双手揽起他的大腿,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他不知道顾凯风又在搞什么鬼,正要挣扎着让他把自己放下来,外面的人突然又说话了:“只有一个人,哥们在里面干啥呢。”

敲门声又响起,迟钝如林飞然,此时也反应过来,外面那猥琐男的竟然趴地上往里看。

他正想着该怎么敷衍过去,这场面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于是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抱着他的顾凯风。

顾凯风挑起嘴角一笑,趁机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随后他清了清嗓子,冷淡地说:“玩手机呢,厕所里信号好,你们去隔间吧。”

外面的男生一听是顾凯风的声音,脸上立即升起严肃的神色,好像是敬畏,不过隔间里的两人也看不到,只听外面一阵窃窃私语,又过了一会,便彻底没了声音。

林飞然一颗高悬的心脏还在疯狂跳动,他好不容易稳下声音,缩着肩膀道:“他们走了吗?”

顾凯风笑说:“不知道。”

“那你还是……还是放我下来吧。”

他也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人,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偷看,但他还是觉得这个姿势过于诡异,他悄悄抬头看顾凯风,确定对方没有露出“这人真重”的表情,又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

顾凯风慢慢把人放下来,却还搂着他的腰没放手,林飞然的脚才刚落地,就立马被人捏着下巴提起来一点,再一次被封住嘴唇。

 

他被频繁的亲吻搞得晕头转向,对方的舌头又软又烫,烫得他浑身瑟缩,却又不得不迎合着他的动作抬头。

正在他神昏志溃之际,顾凯风突然圈着他的腰把人一转,“啪”地将他拍到门板上,很快,又用已经挺立的下体顶上来,顶到他的臀缝。

林飞然浑身一颤:“!!!”

顾凯风虽然看过不少小毛片,但实战也是第一次,不免有点紧张,但一看着面前那白嫩嫩的屁股,紧张的感觉又突然烟消云散,他只觉得喉咙发干,身体兴奋得微微颤抖。

 

视觉感官刺激神经中枢,疯狂分泌出费洛蒙,他把自己的下体握在手里撸了撸,感觉到欲望在手里胀大之后,又重新用头部顶上去,双手将臀肉向两边扒开,直接抵上那个收缩不止的小口。

林飞然徒然一惊,细腰窄臀在顾凯风手里挣扎起来。

“诶别动。”顾凯风在他臀肉上拍了一下,说不上重,但也有一声轻响,“快做完我们就回寝室。”

 

“回寝室”的诱惑力在此时是极大的,林飞然从来没有这么迫切地想要回到寝室过,一听到这三个字,他瞬间安分下来,不再扭动,只是转过头查看身后的境况。

嚯。

虽然他早就见识过顾凯风的尺寸,但硬起的状态他还是第一次见,咳,形状可观尺寸傲人,不错。

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也半勃起的下体,顿感相形见绌。

心里暗骂一声:操啊!不公平!

 

顾凯风见他一看到自己的东西就赶紧埋着头不出声了,还以为对方是被自己的尺寸吓到,现在正在害羞呢,不由得心情愈发愉悦,握着性器在穴口周围滑了一圈,逗得林飞然发出一声轻吟,才满意地笑了一下,接着头部分泌出的润滑液体,把头部缓慢推入口中。

林飞然突然睁大双眼,差点没忍住叫声,幸亏他还记得自己现在身在何处,赶紧一手死死捂住嘴,另一只手慌乱地向身后摸去,摸到了顾凯风的腹肌。

顾凯风被他狠狠地夹住,此时正爽得头皮发麻,林飞然的手伸过来,他就自然而然地抓上去,攥着他的手腕将他的手臂反扭到后背。

“啊!”林飞然压着声叫:“你干什么啊,好疼!”

“疼就对了。”顾凯风的额角已经开始冒汗,“听说第一次都很疼。你是第一次吧?”

林飞然当然是第一次,他现在已经疼得龇牙咧嘴,眼圈迅速红了起来,而身后从未被进入过的地方还在被强制破开,根本就不像片里说的那么舒服。

 

林飞然想着想着又要流眼泪,被人压在厕所门上,手还被制着,后面被人插入,还不能发出声音!谁有他委屈,谁都没有他委屈。

 

从顾凯风的视角看过去,林飞然撅着屁股趴在门上的样子已经是极其诱人,这人的皮肤还真是白,嫩得好像能掐得出水,那细腰盈盈一握,就摇上几轮,简直比妖精还妖精。

后面也热情地夹着他不松开,他只能动得很慢,慢慢地顶入,顶到整根都被吞进去,然后再慢慢地退出来,直到穴口含着头部。

 

林飞然被顶得晕乎乎的,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竟然会是这样的感觉,起先是疼,疼得他只想抽人,但过了那阵疼劲之后,又有种奇怪的感觉从身后传来,烧得他的身体有点发热。

被撑开的感觉并不太好受,撑得久了就有点酸痛,但是穴口和内壁被滚烫的东西磨擦时他又止不住地觉得舒服,于是这两种感觉叠加,让林飞然一时有些迷茫。

 

被吻得发红的口中发出又轻又浅的哼吟,像是小猫的爪子,挠在顾凯风的心窝上刺激着他身体里的兽欲愈加勃发,他现在只想按着林飞然的后背,把他摁在门板上狠狠地干上一顿,完事了把人带回寝室,把以前压抑忍耐的都补回来。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几次来回顶弄之后,抽插的过程也变得顺畅起来,远没有了刚开始时的阻涩,透明的润滑液从交合的缝隙里被挤出来,因身体晃动而沾满了腿根。

 

黏黏的湿润感让林飞然感觉有点不舒服,但频率渐快的抽插又让他无暇再顾及其他,被过度摩擦后的地方火辣辣的,又疼又爽,顾凯风只顶了几下,就把林飞然顶得腿软,膝盖碰在一起,阵阵打颤。

 

顾凯风还是个善解人意的主,眼看着林飞然就要站不住了,他抽出下体,把人反过来重新抱起,让他的后背抵着门板,又重新捅了进去。

不得不说顾凯风是真的臂力惊人,这样也能把人抱在怀里,还要动腰持续做爱,果然男神就是多方面都强。面对面的体位就要方便了许多,方便林飞然迷迷瞪瞪地睁眼瞅顾凯风,方便他看看美男腹肌。

虽然他觉得自己对腹肌半点兴趣都没有。

 

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模糊起来,原来是生理眼泪糊了眼,让他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待人采摘的嫩果,好像再欺负得狠一点,那眼泪就要夺眶而出,顾凯风看得硬得不行,干脆一鼓作气闷头猛干,撞得林飞然呻吟连连。

虽然外面已经没有声音了,但林飞然还是怕:“慢点……唔嗯、哼…好奇怪……”

顾凯风有意逗他:“什么奇怪?”

“就是……后面奇、奇怪。”
“是舒服吗?”

林飞然闻声一愣,呆呆地点点头,又拧紧眉头,摇拨浪鼓似的摇头。

顾凯风失笑:“到底是舒服还是不舒服啊?”

其实连林飞然自己都说不出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他下意识伸出双手,攀上顾凯风的手臂,细长好看的手指上沾着汗,却还是干净漂亮。

顾凯风觉得自己疯得不行,看什么都能硬,照这架势发展下去估计得要一柱擎天,速战速决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他眯起眼去看林飞然,像是正在打量猎物的野兽,瞳孔中闪现过一丝狡黠的光。

林飞然的叫声渐渐有些不受控制,但两人都已经进入状态,稳得不行,几乎快不能分神去关心其他。被人听到也好,胀痛酸痛也好,都敌不过情潮巨浪,一切感官都在快感的冲刷中被侵蚀,什么也不剩下。

 

顾凯风的下体还在穴道里不断胀大,林飞然不断被迫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眉毛一会儿紧蹙一会儿松开,脸颊通红。

 

顾凯风就喜欢他这副乖巧又可怜兮兮的模样,忍不住俯身亲他湿润的眼睫,又转移向下含住他的唇舌挑逗,身下突然开始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逼得林飞然一声急促地哼吟,又加重亲吻的力道,将未出口的呻吟悉数堵进嘴里。

 

林飞然既是第一次,怎么承受得住他这么猛顶,不一会儿就颤颤地射出来,架在顾凯风手臂上的小腿猝然绷紧,连脚趾也因登顶的快感而蜷起,浓浊的精液都落在他小腹上。

顾凯风在临到高潮的时候手忙脚乱地撤出来,却没移开太远,让那根东西贴着林飞然的臀缝摩擦,一只手握上去用力揉动,紧跟着林飞然射了出来,精液溅在卫生间的门板上。

 

累极了,顾凯风和林飞然谁也没动,互相把脸埋进对方的颈窝里,用这种亲密的方式挨在一起,算是高潮过后的歇息。

 

林飞然这才想起来是在室外,那刚才他叫声有没有彻底失控?外面会不会有人听到?

他突然想到这一层,猛地绷紧了后背。

顾凯风察觉到他的紧张,又觉得他还真是可爱,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在他耳边低声道:

 

“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完了,你打算怎么办?然然,要再来一次吗?”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