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艺术人生

Work Text:

标题:艺术人生
作者;有虞陶唐
配对:梁朝伟x刘德华
分级:NC-17

 

他觉得这样的关系最好了。

在面对采访时,身边的人认真回答着问题,梁朝伟却在走神。
主持人问他跟刘德华,就是旁边这位,合作过多少次,他第一时间没听懂,合作了多少次?很多次啊,他们从83年或84年认识,都将近二十年了,怎么能记得这么详细?
至于关系如何,梁朝伟其实并不想去回答。
没有媒体想象中那么剑拔弩张,但……但似乎也谈不上很亲密。
他想着,刻意去忽略掉年轻时懵懂而朦胧的迷恋。
他,对刘德华的迷恋。

说是一起成名,年长一岁的事实似乎也可以忽略不计,总之走到今天,大家都是很成功的演员。梁朝伟不喜欢去争什么功名,也不想把身边那个人踢下影坛自己独孤求败,人们怎么都这样想,非要他们争个你死我活才满意吗——让Andy说出那样的话,什么叫有自己在他就没有希望?比自己优秀的演员有很多,Andy又不是差。朝伟的双手不安地握紧又松开,别人逼他成为影帝就算了,刘德华也逼自己当影帝吗?
或许这样也好,不用太亲密,这样离开的时候也不会太难受。

乱七八糟的访谈一堆,梁朝伟常常在刘德华身边肆意放空。应付话题这种事刘德华比自己拿手得多。2001年金像奖那个晚上,他根本话都不想多说,却看见人群里那个没拿到什么却依旧高兴的身影。他为什么要在镜头前表现得活力四射啊,梁朝伟昏昏沉沉的脑袋难以思考,随意拎着属于自己的影帝奖杯,他只觉得烦躁。
Andy,Andy Lau,天王刘德华。
他突然觉得悲哀,继而恼羞成怒,四大天王又怎样,戛纳影帝又怎样,他不能说的还是不能说,不能做的还是不能做。那个人把西装外套脱了,只穿着白衬衣,得体地笑着接受采访,周围的闪光灯和镜头围着他咔嚓咔嚓。梁朝伟醉醺醺地打了个酒嗝,突然就走到了最前面举起他的奖杯,记者们呼啦一下全围上来,他笑着,感觉自己醉得快要控制不了表情了,随意应付了几个问题,助理上来搀扶着他上了车。他歪倒在后座,脸上还维持着傻笑。车前大灯一亮,越过前排椅背他看见那个瘦削的身影,他们还要去晚宴,还有一堆的应酬,而他此刻只想倒在床上,和那个人一起。
汽车启动了,朝伟挣扎着爬起来,转头看着刘德华慢慢变成一个小点。
颓然倒下去,是啊,现在的关系应该最合适了。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
躺在床上的梁朝伟再次感到怨恨。他和Andy,本来是自由的,为什么他要做人们口中的“影帝”,刘德华要做所谓的“天王”?他们就应该王不见王,应该争夺资源,这都哪跟哪?维持一个假象,只为了影圈的繁荣,为了人们茶余饭后有更多的谈资,他只能在Andy身边若即若离,电影需要他们时就是“强强联合”“闪亮阵容”,娱乐需要他们时就捆上女星搞花边新闻,同时“关系不好”。朝伟趴在床上咬牙切齿,手揪住被单,凭什么?凭什么?
抬眼看钟,11点了,想来那边已经结束了。梁朝伟起身披上外套,拿了车钥匙。他喝了不少,但他不想要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或者今晚就把车开进维多利亚港了也不一定。”当朝伟看着眼前的红绿灯变成三个的时候喃喃自语,“影帝梁朝伟醉驾身亡,新鲜啊,绝对是个大新闻,”他伏在方向盘上悲哀苦笑,“但是又怎么样?估计不到一个星期人们就会忘记。”
“你会不会也忘记?”

七拐八拐把车开到刘德华楼下,朝伟只祈祷他没有违反交通法,不然醉驾啊冲红灯被拍照又有一波事搞,被那帮臭狗仔发现他大半夜来刘德华家就更不得了了。他做的傻瓜事不想连累到Andy。
“叮咚——叮咚——”他按响门铃,“不要有别人在家。”他的额头贴着冰凉的大楼防盗门,一下下按着门铃,“开门啊,Andy。”十分钟过去了,高级公寓的夜里静悄悄的,远不是城区那样热闹喧哗。朝伟挨着铁门缓缓滑坐到地上,“你是不是,不想见我?还是、去了别人家里?你是不是不想见我?Andy?”朝伟感觉自己像很清醒,又像醉得一塌糊涂。他就这样坐在楼道里,背靠着门,两眼紧闭。
“Tony?Tony?”
有人在拍他的脸,“Tony?你怎么在这里?快帮我把他扶起来。”朝伟嚯地睁开眼,眼前是刘德华,刚才宴会回来的样子,此刻正架住自己一边胳膊,华仔的助理也在帮忙。他急忙想站起来,却头昏眼花:“Andy,”千言万语一起涌到喉头,他被华仔的两位助理扶着跌跌撞撞跨进了门口,看着面前一如既往优雅的天王,第一反应居然是那帮人今晚没怎么灌他喝酒,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此刻多么狼狈。
在倾慕的人面前这副样子让贵为影帝的梁朝伟脸红了,嗫嚅着说了唔该,刘德华很贴心地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并让无关人员都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刘德华歪头看了看朝伟:“你今晚干嘛这么不高兴?”
“……”一路上想了这么多,此刻面对天王朝伟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低头玩杯子。Andy无声地叹息,坐在朝伟身边,把那个人搂在了怀里。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墙上的钟滴滴答答走着。刘德华穿着宴会上的白衬衣,朝伟闻到杂乱的香烟和酒精的味道,他伸手攥住华仔的衬衣领子,一开口就是那句:“你会不会忘记我?”
“我怎么会忘记你。”天王这句回答轻飘飘的又好似一诺千金,“你,梁朝伟,Tony,不会被人所忘记,不会被香港电影历史忘记,更加不会被我忘记。你放心,我应承你的,绝对不会改变。”
朝伟只是轻轻摇头像没听进去,“不要忘记我,Andy,不要……不要我。”他借力支起自己,刘德华被他压了下去,变成躺在朝伟的胳膊和沙发之间。他看着Tony漆黑的眼睛,多么迷人的眼睛,里面的万千情愫逐渐放大,放大,然后,两片柔软贴上他的嘴唇。
合眼,一片漆黑,他们唇舌相交。
“傻仔……”安静的房间里,接吻的响声尤其明显,他们分开时,刘德华笑了,不是一贯对着镜头的恰到好处的笑,带了很多私人的放纵和宠溺,“我怎么会不要你啊?”揉揉那只老虎的脑袋,主动凑上前亲吻那下撇的嘴角,“你呢?你也不要躲着我好不好?”
“我……”朝伟感到委屈,同时——他觉得自己是多么傻——“这样的关系是最好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到头来还奢望对方不要抛弃自己——
“都是不要说这么多了。”Andy笑着,两人再次亲到一起,“Tony啊,”在喘息的间隙,今晚颁奖礼上一无所获的刘德华开口到,“去床上?”
滚到床上的两人更加放肆,很快就都脱掉了衣服裸诚相见。“你想怎么样呢?”Tony问,赤条条地跟Andy拥抱在一起。天王撒娇般蹭了蹭影帝的脖子:“今晚你拿奖了,你说了算?”
“那你不是很亏。”朝伟爬起来压倒华仔,低头亲着身下人的下巴和侧脸。
“你得了一个影帝,我得了一个‘影帝’。”Andy坏笑着,抬腿勾朝伟的腰。朝伟的臂弯顺势夹住那人的脚踝,“这么会说话。”他又脸红了,俯身去咬刘德华的锁骨。华仔喉咙里发出嗯嗯的气音,伸手揉朝伟的耳朵,指尖摸到左边的耳洞,“我也有一个一样的,这个。”他手指玩着朝伟的耳垂,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到嘴里吮着。朝伟把他的手拔出来,舔那已经沾了口水湿漉漉的指缝。“这个呢?”他的牙齿叼住刘德华的无名指,眼神带了点威胁,“几时我们才能都有一个一样的这个?”天王叹息着:“这个太难了。”朝伟舔着舔着,放开那手往下,嘴唇落在Andy的左边胸膛,唇舌之下是刘德华跳动的心脏,一颗感受万千的温柔的心,一张千变万化的迷人的脸,梁朝伟的手捏住华仔一边的乳头,稍微用了点力,听到身下人发出痛苦又享受的呼声。
“来的路上我想了好多。”他枕在刘德华的胸膛,“我在想为什么我们渐行渐远,我们为什么要像别人想象里那样生存。我今晚一点都不开心,那些记者什么都不懂。我想你跟我一起走。”在那人开口说出安慰的话之前他的手伸到了下面握住了刘德华早已勃起的阴茎,于是那些安慰的说辞就变成了享受的长吟。“我跟你走,Tony,我跟你走……嗯……”被压住胸口让刘德华喘息困难,他的手也伸下去,两人的阴茎互相摩擦,互相为对方抚慰着。朝伟也喘息起来,转过脸叼住Andy的乳尖,一路亲吻,在那人肚皮上舔来舔去,刘德华的身材保持得很好,隐隐能看到练出来的腹肌,尽管线条谈不上明显,但紧实的肌肤触感还是很好的。
“别搞,别搞,痒。”天王被弄得哆哆嗦嗦地笑,朝伟的嘴巴继续下去,天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要帮我做那个——”
话没说完,美妙的感觉就从他下身传遍全身,“啊——”刘德华仰起脖子,双手又是抓床单又是揪影帝的头发,“啊——”他之前从来没有被这样伺弄过,此刻除了充满快感的呻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朝伟在底下一下下舔着,含着,吐出来又吞进去,刘德华只觉得自己上身和下身都分了家。“不要停,我、我要——呃啊——”眼眶溢出眼泪,额角青筋暴起,Andy衬着朝伟换气的空档大口呼吸着,然后接受下一轮的刺激。“嗯!啊啊……哈……啊!”
朝伟吐出了那接近极限的阴茎,往下舔去,天王差点整个人崩溃掉:“梁朝伟……梁呃……你……”朝伟的舌头探进那洞穴,在洞口和饱胀的双球间徘徊着。刘德华快要哭出来了:“你帮我、你先给我……呜,好辛苦……”把那洞口舔湿之后,朝伟又开始吮吸那根硬梆梆的棍子,没含几下,Andy就呜咽着射了出来。
“啊,啊……”Andy躺在床上,额上一层汗,胸前也一片汗湿的光亮,朝伟爬上来,他嘴角还粘着粘稠的液体,看着身下仿佛失了魂的刘德华,越过他去拿床头的纸巾。
“你,你怎么……”
“怎么会这个?”擦掉污迹,刘德华没有错过影帝的喉结上下的那下,他咽下去了……
“你以为我拍《春光乍泄》只是在学演戏吗?”梁朝伟坏笑,“当地有很多……”他停了停,那个词还是有些羞于启齿,“他们教了不少,我也偷学了一点。”他再次低下头亲吻刘德华,彼此甜蜜的气息间听到一阵遗憾的低语:“若果当时是我和你,该多好……”
“其实我也不是不愿拍,我……”刘德华的舌头打了结一般,当初推掉《蝴蝶君》和《春光乍泄》,他在害怕什么呢?被人扣帽子吗?那么这个晚上,此时此刻又算什么呢?自己果然是圆滑世故,八面玲珑吗?拍商业片,扮个酷卖个脸Show下身材,成为了今天的天王刘德华……
“不给你乱想。”身下突然遭到侵袭,Andy的眉头皱起来:“呃。”
“放松点,不然会难受。”Tony的食指缓慢地挤进来,朝伟伸长脖子:“你这里有没有……”
“左边第二格。”
看见朝伟有些惊异的眼神,Andy笑笑:“有时候我也要用一下的吧?”
有了润滑,一切顺利多了。刘德华慢慢放松下来,开始调侃梁朝伟:“还说我乱想,你今晚想得比我还多。”
朝伟说不过他,干脆赏了刘德华屁股一巴掌。
“痛!”华仔嘟嘴,“用不用这么大力啊。”
“Condom呢?”
“下面一格。”
“干嘛你的东西不放在一起?”拿出避孕套,朝伟忍不住奇怪。
“你理得我?”刘德华好笑,“你的都放一起?下次去你间房参观下。”
“口水这么多。”梁朝伟报复般捅进三根手指,身下的人差点弹起来:“别别……呃。”他的身体没有被这样打开过,内壁被扩张按压,羞耻感战胜了侵入感,在刘德华脸上飞起一片红晕。
“呼……”朝伟帮他做着准备,自己却先有些忍不住了。他忍不住拿自己发硬的欲望摩擦刘德华大腿内侧。Andy的手又伸下来,“……嗯。”Tony低沉的呻吟压在喉咙里,手指依旧在Andy身体里游移。“都差不多了吧。”Andy侧过头亲吻Tony,抬高腿将下身展露无遗,“Tony?”
“好。”朝伟微微喘着气应允了,他的手抽出来分别按住Andy的两边膝盖,挺身把自己送了进去。
“哈……慢点。”要适应这个,Andy还是有些困难,Tony刺了一半,便抽了出去,再慢慢插进来。“呃,嗯,啊。”Andy有些语不成调地吟哦,他看向Tony,对方额头的汗流到浓眉毛里,抿紧嘴唇,Andy尝试着放松自己,分散下身紧涨的痛感。房间的灯亮着,他便打量起Tony来,看着影帝的眉峰聚拢,眼角的纹路如何折起,看他在挺身抽插时微微张开的双唇,一直看下去,Andy突然发现Tony的胸口很好看,深色的乳头,乳晕看上去柔软得让他想去触碰,略微有些毛发簇拥着,大概没有自己的好嘬。想到这里,Andy的胸口也滚过一阵颤栗。他细细看着梁朝伟,不由得想起《春光乍泄》里面的黎耀辉,他推掉了这部片子,却在它上映的时候去看了,当然要看,世界知名的电影嘛——刘德华喘息着,黄色的灯光下,他竟然一时分不清身上的是梁朝伟还是黎耀辉,他曾经也是出演何宝荣的人选之一,黎耀辉与何宝荣,刘德华与梁朝伟——在这个五光十色的颁奖宴背后,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晚上Tony会跑来找自己,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这么的脆弱,任何一方随时可以离开,他们之间,究竟是彼此成就,还是各取所需?心底都清楚终究会牵起另一个女人的手,这里,他们的无名指,套上婚戒,却不是为了对方。
“Tony,我才明白过来。”他心说,梁朝伟比他更加敏感,他应该早就发觉了这个问题,而自己甚至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就意识到的。“今晚,但愿也不算太晚。”他想,“我钟意你,一直都钟意你,我怎么可能丢下你?”正好Tony戳中他情动的一处,Andy仰头放肆地叫了出来:“Tony,Tony,伟仔……”他几乎快哭起来,无论是因为身体的快感,还是心里的绵绵情义,“Tony……”他一声声叫着那人的名字,抱紧那具身体,那人一个冲刺,深深地进入他,然后达到了高潮。
“Tony……”他无意识地说,耳边,梁朝伟的声音传过来:
“我爱你。”
“我不会忘记你,我永远都不会。”
“我相信。”